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Regained 01

镜扉的无料在创设only被人领完了,可喜可贺,那就再写个文吧~


哨兵x向导,星际AU,这个设定没abo那么直接粗暴好懂,会有自己理解和添油加醋的地方。虽然看着像一股子be味儿的正剧,但我保证绝对是HE,七夕怎么能虐人呢233


本来想为了应景七夕写个一发完的,但好像啰嗦的没法一发结束了,干脆写长了。


01  02  03  04  05


Regained 01


我暗恋着一个人。


但此生大概永远也无法说出口了。



木叶历219年,宇智波镜接到了他的老师千手扉间确认死亡的消息,年轻的哨兵沉默着脱下了军帽,向着老师牺牲的方向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将自己的军徽和肩章留在了军部。


从此宇智波镜离开了军队。



三年后。


这几天,木叶军事学院洋溢着一种欢乐的气氛,虽然大家都还是比较克制没有在严肃的军校肆意表达自己按捺不住的小心思,但充满粉红泡泡的表情出卖了他们。


“宇智波老师,能不能不要在下周安排野外实训课?”这已经是第七个学生跑来问他了。


宇智波镜想了想最近是不是有什么节日,但大脑里搜索了一遍之后没有丝毫头绪,便微笑着问道:“下周有什么特殊日子吗?”


前来发动卖萌攻势哀求的女学生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下周是七夕呀,老师你不知道吗。”随即小声的自言自语,“宇智波老师这么博学居然不知道马上就是七夕了,哇这可是个大新闻。”


宇智波镜看着面前似乎忘了他是个听力灵敏的哨兵的学生,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我知道了,下周就上理论课吧。”


女生发出了一声高兴的欢呼,然后不吝赞美之词的夸赞宇智波镜是个温柔帅气善解人意懂人心的好老师,连他蝉联学院“最想上他的课的老师榜”的事都说了出来。


送走了连头发丝都在雀跃的学生,宇智波镜看向了桌上的电子日历,七夕的日期被打上了一个x。


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下周是七夕,只是被他刻意忘记了。


走出熙熙攘攘的校园,也许是因为学生的提醒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遐思,宇智波镜突然决定步行回去。


木叶军事学院虽然名字叫学院,实际上是一个星球,在这颗星球上,各种生活必需的建筑设施样样俱全,满足了在这里进行封闭式学习的学生和教职工们的物质精神需求,其他星区居民会过的节日在这里一样过。看着两边的街道已经挂上了七夕促销的条幅和海报,宇智波镜才真正的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


“对商家来说,过什么节都不重要,他们只想过消费节。对消费者来说,过什么节日也不重要,他们只想过购物节和情人节。”


自己的老师千手扉间曾经跟他一起站在挂满七夕促销招牌的商业街前如此评价人类的节日。


宇智波镜当时就有些忍俊不禁,老师在分析起问题时理智的可怕,能瞬间把情欲变成性冷淡,“那照老师这么说,这些节日根本就没有分开过的必要了,反正不是买买买就是……”后面的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千手扉间红色的眼瞳里也闪过了一丝笑意,“那倒不是,节日的存在还是有其必要性,都是寄托了人类最朴实的愿望才逐渐发展成了一年一度的纪念日。比如今天是七夕,传说里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在现在这个以星域为单位居住的时代,恐怕很多人都跟他们一样,聚少离多,尤其是军人。现在会这么流行过七夕,也是在这战火纷飞的宇宙里的一点慰藉。”


在绝对理性之外又有着感性的温情,这也是宇智波镜会喜欢他的老师的地方。镜作为一个宇智波家的哨兵,本来是应该在宇智波家族学院学习的,但在火之国最高领导者的授意下,将几个以前各自为政的军事学院合并成了一间木叶军事学院,意在捏拢几大家族,打破家族垄断。于是宇智波镜作为宇智波家推出来的交换生,成为了新学院里千手的学生。


原本安排了镜由千手扉间的哥哥千手柱间,一个实力非常强悍但脾气相当好的哨兵来教导的,但千手柱间接到了到军部任职少将的调令,按规定少将军衔要全身心投入军事作战,不能再兼职学院老师,又一时找不到别的合适的哨兵教师来接手他名下的弟子,于是他干脆的把几个人全都交给了千手扉间。


起初他是不解的,因为千手扉间是个向导,哨兵和向导虽然都有着精神力,但发展方向完全不一样。哨兵以精神力为辅助用强悍敏锐的身体作战,向导则是以强大的精神力作为攻击和辅助的武器,一般学院里,都是将二者分开教导的,一个向导又怎么去教导哨兵呢?


真正开始学习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老师虽然是个向导,但对哨兵的特点也是了如指掌,甚至他的武力值也挺厉害,教导他完全不成问题,不仅如此,还能依靠他强大的精神力疏通自己的精神负荷,让训练事半功倍。那个时候,镜第一次体会到了无数哨兵渴望能与向导结合配对的心情。


但是像老师这么厉害的向导,恐怕不是自己这种普通的哨兵可以肖想的。无论在任何年代,数量较少的向导都是实力强大或高阶层的哨兵的所有物,就算是讲究人权平等的现在,向导也还是会被优先介绍给实力、背景都优秀的哨兵,何况老师本身就是一个出身实力都很厉害的向导。


自己比起跟老师同期的哨兵,实在是太不够看了,而且年龄差距和师生关系也摆在那里,每一样都让宇智波镜觉得自己前途渺茫,于是干脆的把这份心思藏在了心里。


然后他就等来了老师的死讯。


牛郎织女相隔再远,一年还有一次相见的机会。而他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再见到老师了。



在镜到达自己的宿舍时,却见到了两个他很熟悉的人,一个是男性哨兵,一个是女性向导,都是他以前的同窗,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


“镜,好久不见。”小春对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镜也回以微笑,然后释放了自己的精神威压,看不见的细密的精神力瞬间充斥了四周,水户和小春对看了一眼,不得不悉数承受。


“说吧,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水户对镜的精神力感到惊奇,几年不见,自己的同学依然还是那个优秀的哨兵,在没有固定的向导搭档之下,竟然能保持精神不被杂质侵蚀,这本身就说明了他的精神力和控制力都十分强大。


“镜,你别这么防备我们。”小春有些无奈,“对着你几年没见的老同学一上来就释放精神威压,这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哦。”


“我觉得在我离开军队三年后,突然有两个高级军官来找我,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宇智波镜言笑晏晏,他盯着水户和小春军服上的肩章,数了数上面的星,然后感叹果然老师手下不会有草包。


“镜,我们确实有事来找你,至于是什么事,属于军事机密,我们不能在这里说,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水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出了他们的目的。


军事机密?宇智波镜越发觉得奇怪了,自己已经脱离军队三年了,一直在自己曾经待过的学院里安心当个全职老师,为什么在三年后,会有军事机密涉及到他?


但是看到对面的一对哨兵向导那悄然张开了精神屏障的架势,要是不跟他们走,他们就会用武力把自己绑回去吧。他是个没有固定向导的哨兵,对上一对长期搭档的哨兵和向导,并没有多大胜算。


想到这儿,宇智波镜干脆的撤回了自己的精神力,笑的如沐春风,“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



军部这个地方,宇智波镜并不陌生。在他毕业之后,就顺理成章的进了军部,而且军衔也越过了平民哨兵的阶层,直接成为了少校。就算火之国的最高领导者想方设法的打破几大家族的掌权现状,也无法阻止大家族们利用自己的权力为家族子弟谋取利益。不过宇智波镜并不关心这个,他只是宇智波家族上百个哨兵中的一个,没有不听从家族安排的权利。他更关心的,是他居然还能在军队里成为老师的下属。


千手扉间当时如同他大哥一样,被一纸文书调走,成为了少将,这在向导里已经是相当高的军衔了。因为作战主力主要还是哨兵,因此哨兵们上升空间很大,相对的多半居于后方的向导,就很难晋升了,而像千手扉间这样能拥有自己独立舰队的向导更是稀少。哨兵们多半还是只服哨兵长官,但当千手扉间张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所有的哨兵都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精神力时,没有人再不服气。


在作战的时候,能有一个可以同时给大量哨兵做精神疏导的向导在场,对于提高战斗的胜率是相当有优势的。


然而在三年前七夕的那一天,老师的舰队带着物资和转移的平民从雷之国附近的交战区撤离时,遇上了臭名昭著的星际海盗金银兄弟,面对武装的堪比一支高级军队的海盗飞船,为了确保珍贵的物资和受伤的平民安全回到火之国,也为了将舰队伤亡降到最低,千手扉间果断的选择了自己断后,让其他舰队的军官们迅速撤离。


“你们是火之国未来的希望,请谨记作为军人的职责,为了你们的亲人、爱人、朋友而活下去。”


宇智波镜当时站在自己的舰桥上,看到空间屏幕里自己心爱的老师留下了诀别之言时,他感到自己的精神图景快要崩塌了。


明明没有与向导结合,却感受到了失去自己向导的锥心之痛和狂暴,宇智波镜从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无法再待在军队了。


他的外表完好无损,内里却已是百孔千疮。



穿过重重的安检,宇智波镜被带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地方。四周要害和隐秘处都有哨兵在监视,厚重的金属门把这里装备的像个堡垒,最让他惊奇的,是他见到了许多向导。


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能聚集这么多的向导,镜相信要是外面的哨兵看到这里的情景他们一定会高兴的发疯。


在金属门的最里面,镜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人,千手柱间。


他跟三年前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军衔又变了,已是军队最高指挥官的千手柱间笑的一脸和善,示意他坐下。


“好久不见了呢,小镜。”


如果是千手柱间下的令,难怪可以召集到这么多的向导。宇智波镜对着这位元帅大人行了礼,便规规矩矩的坐下。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在三年后找你过来,毕竟你三年前的退伍令是我签发的。”千手柱间玩转着手上的笔,说出了他内心的疑问。


“有件事,需要你的协助。但在协助之前,你得先签署一份保密协议,之后你见到的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得泄露半句。”千手柱间拿出了一份条约,递给了宇智波镜。


镜却没有接,“元帅大人,你为什么一副笃定我一定会同意协助的样子?我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我可以拒绝的。”


千手柱间笑了起来,他抖抖手里的纸,有点玩味的看着宇智波镜,“你会同意的,如果你还想见到扉间的话。”


?!!!


宇智波镜蓦地站了起来,但又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按在了座位上。


“先签了保密协议,我再带你去看他。”


千手柱间的口气并没有在开玩笑,相信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弟弟开玩笑。宇智波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颤抖的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小镜,我希望你是我找的最后一个人。”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