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佐鸣】误会

提前的七夕文,傻白甜的……婚内强x梗,通篇只为开车无逻辑,感觉自己升华了_(:з」∠)_




宇智波佐助坐在水月的酒吧喝酒,水色头发的老板看到他这样子,不由得贼兮兮的凑到他面前,笑的相当欠揍,“哎哟我们的模范男友怎么没回家陪你那一位,却在我这儿喝闷酒?”


佐助挑起略显秀气的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尽是再问就把酒扣到你头上的威胁。


但是不作死那就不是水月,他再次一副想听八卦的样子凑上去,“说吧说吧,长夜漫漫,我可以客串一回知心哥哥哦~”


比佐助的酒杯更快的是香菱的手,她重重的把水月的头按在了吧台上,骂道:“你没看见佐助心情不好吗!”转头就换上了一副激动到过呼吸的面孔,“佐、佐助,要是你今天不回家,我可以……”


佐助“啪”的一声把一张钞票拍在了吧台上,然后转身就往酒吧外走去。


从香菱手底挣扎出来的水月大声喊道:“你要是想和好可以去主动一点啊,每次都是鸣人来跟你低头也太说不过去了。”


是啊是啊,所以这次他就被冷战了三个月。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枚戒指。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交往已经有些年头了,从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的剑拔弩张,到一起搭档携手共进,再到最后同事变情人滚上了床,就是一出标准的职场恋爱小说。


过程很坎坷,结局很美满。当月色下鸣人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出“我、我喜欢……”时,佐助觉得他太墨迹了,直接吻上了金发青年的嘴唇,吞下了那心知肚明的最后一个字。


本来到这就可以完美结局了,但是因为公司女职员的一句无心的话,本文还要继续。


“果然还是需要戴点什么在身上啊,这样才能证明恋人是属于自己的,我也是他的。”


在茶水间的隔间里把鸣人干的神志不清的佐助听到了女职员的粉红发言后,起了点儿小心思。


女人真是喜欢这种不实际的东西,妄想用死物套住对方,太愚蠢了。


但是如果是给鸣人戴上点什么……佐助看着身下浑身泛红蓝眸如水的鸣人,觉得这个想法还是有那么一丝不蠢的。


行动力超强的佐助下了班就去定了一对戒指,原谅他贫瘠的恋爱细胞根本想不出其他花样。


之所以没有马上送给鸣人,是因为又听到女职员们讨论再过段时间就是七夕了,想要收到男友的礼物什么的。佐助又想起了鸣人曾经抱怨的话。


“佐助什么都好,就是太不浪漫了的说。”


不浪漫?佐助想了想,自己好像还真是有点儿……逢年过节传统送礼,鸣人生日就是送蛋糕送贵重物品,几次出门玩都是鸣人拉着去的,他性格外向有着用不完的精力。而自己不怎么喜欢出门,出去都是看在鸣人高兴的份上勉强配合。几年雷打不动下来,佐助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完成任务。


这次就学着浪漫一下吧,佐助这么想着,然后把戒指放在了办公室。


这一放就放出了问题,被眼尖的秘书看到戒指后,八卦迅速的在公司里传播,等到出差一周的鸣人回来,已经变成了宇智波社长要跟某家小姐结婚了,戒指都买好了。


佐助根本没理八卦,他觉得只要鸣人回来说清楚就行了。但这次却没想到一向他说什么就信什么的鸣人却不信了,两人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争吵。


“骗人!佐助什么时候有了浪漫细胞,明明每年只会送钱的说。”


送钱最实惠不是吗?怎么你居然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设。


“佐助根本都不愿意跟我出去约会的说,每次都是我求你半天你才勉为其难的跟我出门。”


我并没有不愿意,只是觉得在家没事干干你比出门看一堆人造风景强多了。


“佐助跟我交往其实很为难吧,佐助这么优秀本来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对象的说,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这思维跳的太快了啊!我什么时候觉得跟你交往很勉强了,真勉强我还能跟你身体沟通这多年?


佐助觉得恋人今天别扭的不正常,然后他按照以往的经验说出了让他坐了冷板凳三个月的话。


“你是不是欲求不满了所以胡思乱想?”


然后鸣人就炸了,跟他冷战至今。


以往两人吵架最后都是以鸣人来道歉他负责啪啪啪而结束,但这次鸣人好像铁了心的不理他了,不仅先斩后奏的申请了长期出差和公休,还直接搬回了自己的小公寓,三个月过去了都没见他来服软。


佐助一开始还等着鸣人跟以前一样先低头,然后他就可以顺水推舟的安抚他再做一做运动。等了一段时间后他就认识到了严重性,鸣人真的生气了。


也许应该听听水月的建议,自己这次就去服个软低个头,哄自己老婆又不吃亏。


这么想着的佐助马上就发挥了行动力,趁着岳父大人外出公干,仗着一张好皮相和平日的良好表现从好说话的丈母娘那儿拿到了鸣人的小公寓钥匙,选了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悄悄进了鸣人的家。


鸣人家里黑灯瞎火的,到处都散落着没收拾的书刊杂志衣物日用品,乱的让佐助很有收拾的冲动。他回想起自己那被鸣人收拾的干净整洁的豪宅,才后知后觉鸣人那是为了配合他的习惯才学会了收拾。


“不用请钟点工啦,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每天都有陌生人进来我们的家感觉怪怪的说。”


心里有点涩涩的,佐助捡起了地上的衣服,一阵浓重的酒气迎面而来,鸣人也喝酒了?


他轻轻的推开鸣人卧室的门,却发现他金发的恋人穿着背心短裤在床上睡得正酣,借着外面的灯光,还能看到他嘴角的一点儿口水痕迹。


这家伙……我为他烦心的几天都没睡好,他倒是睡得挺舒服啊,佐助心里产生了一点不爽。


看着恋人的睡颜,佐助突然有了一个恶劣的想法。他拿起扔在一旁的衬衣,悄悄的把鸣人的手给绑了起来,然后解下自己的领带,蒙上了鸣人的眼睛。


婚内强X车


“佐助你个混蛋!!”


他狠狠的揍了佐助一拳,然后又抱住了他,“呜呜佐助,我不是真的怀疑你的,我只是觉得自己在一头热,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真的想跟我在一起还是在敷衍我,还是只是想跟我上床。所以我才跟你生气冷战,你不要跟我分手,呜呜……”


佐助又好气又好笑,“谁要跟你分手了,我都说了那戒指是送给你的,我只是想让你戴上专属于我的标记而已。”说着他掏出了那枚按照鸣人手指尺寸定做的戒指,轻轻的套在了鸣人的手指上,然后拿出另一枚戒指,放在了鸣人的手上。


鸣人的脸有些红了,他明白佐助的意思,磨蹭了一会儿之后,他拿起那枚戒指,小心的戴在了佐助的手上。


“我也同样属于你。”


解开了心结的恋人们,又再度吻在了一起,今天是情人相会的日子,多少艰难困苦也不能阻碍。



之后,宇智波佐助又被赶到了客厅三个月,假扮强x犯玩情趣害他误会的帐,该算的还是要算,我也是会记仇的,漩涡鸣人解气的想。



评论(4)

热度(141)

  1. Laur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