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佐鸣】惯犯 完

偶像X警察,傻白甜,一发完。


 @锦上添花 说我心飞了,我力证并没有~~~


后续 飙车



漩涡鸣人刚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摘下警帽享受下警署空调的凉爽,就被一群聚在一起围观着什么的女警们给惊到了。


发生什么事了,居然全警署的女警全都围在笔录室外面?小樱激动的都要爬到窗户上了。


笔录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鹿丸一脸好麻烦的表情对围观的女警们说:“你们可以给我让条路吗?还有,署长快要回来了,注意下你们的形象啊。”


署长的威严让女警们稍稍收敛了一下,但依然忍耐不住的向室内张望,有的人甚至手机都拿出来了。


“啊鸣人,你回来的正好,这个违章驾驶的就交给你了,他刚才一直要求等你回来才肯配合做笔录。”鹿丸发现了傻愣愣的站在警署中央的鸣人,立马把锅推给了他。


“啊?”一听到违章的人指名要等他,鸣人顿时知道里面是谁了,难怪会让女警们全都跟吃了兴奋剂一样丢掉了平日的凶暴。


鸣人把警帽一摘拿在手里,气势汹汹的就冲进了笔录室,一进去就把门反手一关,将不满的女警们挡在了外面,然后把桌子拍的震天响。


“宇智波佐助!你怎么又飙车了!!”



坐在桌子对面的人抬起了头,一张帅的过分的脸此时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平日被人夸赞冷冽性感的声音吐出了让鸣人火大的话。


“反正也是罚点钱的事,你快点给我把笔录做好了让我回去,明天还要去外面演出。”


“砰”的一声,鸣人一拳头捶在了桌子上,他湛蓝的眼睛冒着怒火,十分生气的吼道:“你说说你这个月都被交通课罚了几次了?进了警署几次了?大明星你有钱可以随便折腾,你能为我们这些小市民想想吗?还有叔叔阿姨,你要飙车出了事怎么办啊我说!”


宇智波佐助依然一脸面瘫的看着他,等他吼完问了句,“下班后要去我家吃晚饭吗?波风叔叔和漩涡阿姨今天又回不来吧,我妈做了你喜欢的拉面。”


鸣人顿时说不出话了,每次佐助搬出琴美阿姨时他就没法继续跟佐助生气,谁叫他吃人嘴短呢。


鸣人跟佐助是发小,住隔壁的那种。波风水门夫妇都是警察,长年在外奔波经常不回家,于是鸣人从小开始就过上了到佐助家蹭饭的生活,一直蹭到现在。佐助的哥哥大他好几岁没法经常陪他,跟他年龄相仿的鸣人就成了佐助的玩伴,虽然两人平时以吵架居多,但也一路磕磕碰碰的走完了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才走了不同的路。


鸣人理所当然的要继承父母的家风,去警察大学做一名警察,而佐助却破天荒的进了演艺学院,惊掉了鸣人的下巴。


当他知道佐助要去宇智波家事务所时,他顾不上自己衣服都没换,就去“啪啪啪”的敲了佐助卧室的窗户。


“佐助,你为什么要去当艺人啊我说,你成绩这么好,不去考个好大学出来做精英太亏了呀。”鸣人从打开的窗户里爬了进去,毫不客气的盘腿坐在了佐助的床上。


“没什么,只是觉得按部就班的生活太无聊了。”佐助一脸“成为精英如此容易实在提不起兴趣想找点其他刺激”的表情,看的鸣人一个枕头就扔过去了。


“竟然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学习好的人真是太讨厌了!”然后两人在房里开始了枕头大战,鹅毛漫天飞,直到宇智波美琴拿着扫把微笑的让他们吃了一顿竹笋炒肉才停止。



然后鸣人就成为了一名交通课的小警察,天天在外面贴罚单,人都被晒成了健康色。而佐助则凭着一张帅脸一炮而红,成为了家喻户晓女孩子们疯迷的当红偶像,但两人见面的时候越来越少,鸣人每次去他家都是听美琴阿姨抱怨两个儿子全都做了艺人虽然钱赚的很多但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此时鸣人就会陪着阿姨聊天逗乐,然后一起看佐助出演的节目和片子。


不光是美琴阿姨,自己也是很久都没见到他了呢,在电视上看到的次数竟然比见到真人还多。


然后仿佛听见了他的心声,没过几天鸣人就在警署见到了佐助。


“骑着重型机车飙车,时速170码?你可真是能耐啊!”鸣人“啪”的一下把罚款单和交通肇事惩罚通知书给拍到佐助面前,“当明星压力这么大要靠飙车来发泄?你怎么不去打沙包?”


“要不你来当我的沙包?”


“去你的!”鸣人一手叉腰一手点点桌上的单据,“别再犯了啊大明星,我们警署不想引来记者啊。”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鸣人又在警署看见了佐助。之后佐助进警署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还越来越不配合,每次都只要他的发小鸣人过来做笔录不然就一个字都不说等律师。交通课的警员们并不想因为一点罚款而惹上公众人物的麻烦事,鸣人只好舍身灭火。


“我说你能不能换个方式发泄压力啊,你已经成惯犯了啊。”鸣人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你们宇智波事务所的人也太会惹事了,每个月都要进警署几次,然后你们社长就要厅长给署长打电话放人,我们署长快要被你们逼的去谋杀亲哥了。”


“我的演唱会你为什么不去?”宇智波佐助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啥?我是交警诶,一天24小时都在外面指挥交通,哪有时间去看什么演唱会啊……而且里面都是女孩子,我一个男的去太奇怪了……”


还有个原因鸣人没说,他不想去看佐助的演唱会,是因为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佐助,他会觉得佐助离他好遥远,好像曾经可以互相打闹玩耍的两个人,走向了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是吗……你以前还说我很适合去当偶像,觉得我站在台上很耀眼,原来都是随便说说,连看看都不肯。”佐助一脸冷漠。


“哪有!你现在也很耀眼啊,只是……”只是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佐助了,鸣人蔚蓝的眼睛闪过一丝黯淡。佐助现在有好多人喜欢,恐怕早就忘了以前跟他一起打架抄他作业偷偷出门玩弹珠的发小。




“喂。”鸣人猛地从回忆里惊醒,看见为了躲避狗仔和粉丝带着墨镜穿上土气老头衫戴上渔夫帽的佐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啊……你刚才说什么?”


“明天我有一场见面会,你要去看吗?”


又是粉丝福利吧,自己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混在一群女孩子里真是又尴尬又不舒服。


“明天我要执勤……”没说完的话被佐助的转身离开打断了,鸣人看着佐助的背影,心里浮起了一丝酸涩。总是一直的拒绝,佐助也受不了了吧。



第二天,鸣人无精打采的在外面指挥着交通,给违章车辆贴罚单,平时有些炸的金毛都软软的塌了下来。


正在教育一个骑车闯红灯的小毛孩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一接通就传来了小樱激动到变音的大嗓门。


“鸣人!你给我带佐助的签名回来!还有……”在鸣人一头雾水时,那边的话筒一阵悉悉索索,跟着换了个人,鹿丸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


“鸣人,刚刚接到短册街那边巡警的求助电话,宇智波佐助在那边搞见面会,现在交通已经堵住了,你快点去增援帮助疏散交通。”


鸣人一把捏碎了手上开罚单的笔,这个佐助!在搞什么嘛!!



坐着巡逻车火速赶到短册街后,鸣人被这里人山人海里三层外三层的妹子给惊呆了。佐助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把见面会开在短册街,不知道这里是有名的赌博风俗一条街吗,妈呀,自己是不是看到了纲手分署长?她又上班时间溜出来赌博?旁边那个黑长直……难道是……?


鸣人赶紧把头扭了过来,默念自己什么也没看见,然后奋力的扒开狂热的粉丝群挤了进去。


里面的见面会貌似已经进行了一半,宇智波佐助摆着一张高冷脸随意的站在台上,话基本是他经纪人在说,眼底是明显的不耐烦,然而台下的女孩子们却一个劲儿的在喊“好帅啊”、“太酷了”、“哎呀多鄙视我几眼吧”,听的鸣人一脸的黑线,直叹现在的女孩子真的好可怕。


然后他一不小心对上了佐助的眼睛,佐助看到他,幽黑的眼瞳没有任何情绪,然后就避开了他的视线。


昨天还在不爽我总是不去见他,今天我来了居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我,佐助真是个讨厌的家伙,鸣人心里酸酸的想,配上周围粉丝们花痴的尖叫,鸣人好想给她们都贴上罚单。


“下面是抽奖环节,今天抽到的幸运粉丝,佐助会亲自送一份礼物哦。”经纪人卖力的吆喝着,搭上个不喜欢说话的主,他也很累的。


突然宇智波佐助一把抽过他手上的话筒,声音冷冽的开了口。


“在抽奖之前,我有个特别奖要送。”


鸣人心里一紧,不知道佐助他又要干什么,只希望别引起更大的骚动。


“今天我到这里来开见面会,事发突然,没有跟当地的警署沟通报备,引起了交通混乱,十分抱歉。”


哇!一向都是“错的不是我”表情的佐助今天居然道了歉?真是跟在短册街撞上了分署长和厅长双双翘班一样不可思议。


“对于今天来辛苦执勤维持秩序的警察们,我会送上谢礼。”鸣人顿时警铃大作,直觉会发生不好的事。


“请站在我这边的这位警察,就是你,金发的那个,上来一下。”在佐助那“赶快上来不然就让交通更混乱”的眼神威胁下,鸣人硬着头皮上了台。


鸣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台下几千双眼睛盯着他,台上佐助的眼睛也盯着他,他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筛子了。


一只温热的手拉住了他的手,鸣人吃惊的抬头看向佐助,佐助将一个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鸣人打开手掌一看,一把系着红丝带的明显有些年头的机车钥匙躺在手心。


话筒被经纪人拿开,佐助对因为太吃惊而说不出话的鸣人轻声说道:


“你今天来见了我,以后我就再也不会去飙车了。”


红云浮现在鸣人小麦色的脸颊上,他紧紧的握住机车钥匙,强作镇定,“那是当然的,想发泄压力你可以找我……当沙包!”


“哦。”佐助突然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惹的台下的女孩子们一阵尖叫。


在尖叫声里,鸣人耳朵异常清晰的听到了佐助接下来说的话,让他面红耳赤。


“那晚上我去你那飙车吧。”


就知道自己不能让着这个惯犯!宇智波佐助真是最讨厌了!



评论(15)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