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演技 下

校园文,师生年下,he,本章有自行车

所有剧本台词都是莎翁大大写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镜当时的那句话,此后千手扉间被邀请去戏剧社观摩的次数越来越多,而台上的小年轻们也好像越来越紧张,经常时不时的出点错犯点蠢,宇智波镜也不得不一次次的请老师帮忙作示范,时间一长,千手扉间已经完全熟知了这部戏剧的每一句台词,尤其是罗密欧对朱丽叶的深情对白,他都要烂熟于心了。


而对于镜对着他这个假想朱丽叶做出各种表达爱意的动作念出各种深情台词的行为,千手扉间也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了后来的泰然处之。扮演着那个为爱忠诚热情而天真的贵族青年时,宇智波镜总是浑身都散发着求爱的光芒,晃的千手扉间睁不开眼。


再这么当木桩下去,自己恐怕就要瞎了,千手扉间小小的吐了个槽。但他也从没想过跟镜说换个人当他示范对象,他直觉镜会不开心。


自己真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师啊,千手扉间一边看着学生们的毕业开题报告一边为自己点了个赞。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夏日祭,戏剧社之前辛辛苦苦被反复揪着排练就是为了夏日祭的时候登台。入场券早就提前销售一空,宇智波家的帅哥永远最受春心萌动的女孩子们的欢迎。


千手扉间作为这一年的指导老师,理所当然的收到了邀请函,他看着邀请函上龙飞凤舞的手写书法,认出了是镜的字迹。连邀请函都是亲自书写,足见这次公演镜是十分重视的,然而想起直到彩排那天还在频频出错的新生们,千手扉间不禁怀疑起正式演出的时候能顺利吗?


如果演砸了,镜会难过的吧。忆起镜一遍又一遍的拉着他为其他人做示范的投入,千手扉间想着万一要是演出失败,镜会是怎样的失望,心里感到了一丝揪心。


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他希望他永远是顺顺利利的。



到了开演的那一天,整个剧院座无虚席,场内大部分都是花痴宇智波的女孩子,她们有的人手里还拿着应援牌,看的千手扉间头上一排黑线。


希望那群小宇智波们千万别被外界影响掉了链子,千手扉间一边暗自祈祷着一边按照邀请函上的坐席进了二楼的贵宾间。


镜早已在房间内等待,看见千手扉间推门而入,很快的起身,高兴的跟他打招呼。


“老师你来啦,请坐这边。”


待到坐定,千手扉间才发现这个二楼的房间位置很好,正对着舞台,居高临下可以把台上情况一览无余,不过这也太远了点,能看清台上的表演吗?


“这个剧院有电子屏的,在二楼也能看的很清楚。”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问,宇智波镜贴心的解释。


“为什么没有安排我去第一排呢?”按惯例前几排的位置都是校领导和老师们的专座。


“因为我想跟老师两个人一起看演出。”



剧院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开幕的音乐响起,公演正式开始了。


在一片黑暗里,千手扉间看不清宇智波镜的脸色,他回想着刚才镜的回答,竟不知该如何理解。


台上的新生们在稳定的表演,出乎扉间意料,这群之前还错误频出的小宇智波们,此刻如同奥斯卡附体,一个个都表现的相当给力,表演的十分完美。


“老师。”黑暗里宇智波镜突然开口了。


“我不打算继续读博了。”


千手扉间心里一沉,他之前果然想的没错,镜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学校。


“是吗……”扉间觉得自己是上课上多了,嗓子都有点哑,“你不继续念下去也不错,在我手下做事又苦又累,这么多年连女朋友都没有时间去交,早点进入社会也挺好。”


嘴上强作镇定,但扉间的手却捏的死死的。


当自己的猜测变成现实,千手扉间发现低估了自己接受的勇气,他没有想象中的能对镜的离去保持冷静。


明明说过愿意让自己教育一辈子的。


可是雄鹰总是要展翅高飞的。



舞台上演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在宴会上一见钟情的戏幕,天真而热情的罗密欧对着美丽的朱丽叶说出了爱的告白。


“要是我这俗手上的尘污

亵渎了你神圣的庙宇

我如同那羞涩的信徒

愿用温柔一吻乞求你宽恕”


这段台词让千手扉间又回到了他初次被镜拉上台做示范的时候,那时他不知道镜会示范哪段,纯粹的被镜充满激情与爱意的表演所折服。现在台上的两位主演并没有上演单膝下跪的戏码,但扉间觉得当时即兴发挥的镜表演的更加动人。


“信徒的嘴唇有什么用处?”镜突然念起了接着的台词。


千手扉间先是一愣,然后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手,那手上的温度一直蔓延到脸颊。


“……信徒的嘴唇要祷告神明……”千手扉间轻声接道,他感觉到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嘴唇。


“那么,我要祷求你的允许,让手的工作交给嘴唇。”


低沉而清澈的声音环绕在千手扉间四周,扉间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他感觉到要发生些什么,又期待着将要发生什么,他听见了自己的颤抖的声音。


“你的祷告己蒙神明允准……”


一缕灯光悄悄透入了房间,扉间看见镜的脸上充满着笑意,他的手抚上了扉间的后脑,对他温柔一笑。


“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


一辆自行车


散场后,剧院后台,小宇智波们换衣服的换衣服,卸妆的卸妆,有人还约起一起去吃夜宵。


“总算是把这个戏演完了,这半年我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


“不知道镜学长成功了没有,我可不想再被揪着练半年舞台剧 了。”


“排半年戏一点都不难,这些台词看几遍就会背了,难的是得在千手老师来的时候装不会。”


“我也挺佩服学长了,他要泡他老师就去泡,非得拉上我们一起打call算怎么回事,天知道得把错犯的自然让老师看不出来多艰难,我觉得我可以去拿奥斯卡了。”


“你别抱怨了,明明最苦逼的是止水和鼬,镜学长为了正大光明跟他对象说情话,都把他俩逼得生无可恋了。”


“镜学长一定会成功的!他以后说不定会是我的老师,我可不想被一个失恋狗迁怒挂科啊啊啊!”



“好消息!”宇智波带土连蹦带跳的跑了进来,“以后我们不用受苦了,我看见镜学长跟他相好有说有笑的出去了,千手教授还一直在揉腰。”


顿时后台爆发出一阵欢呼,所有人都热泪盈眶,大魔王终于心想事成,他们这些小虾米可以刑满释放了。


“可是等斑大人回来发现他俩搞一起去了我们会不会被迁怒啊?”


所有人又开始胆战心惊,尤其被斑揍过的带土,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屁股。


“放心好了。”止水一脸生无可恋,“虽说我小叔叔就是特地趁着两个祖宗不在才下手的,但是这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演戏我们最擅长了不是吗?”


众人心领神会,瞬间忘掉了大魔王的奴役,全都恢复了天真无辜的模样。


大人的事就让大人们自己解决吧,我们负责吃瓜就好,宇智波都是天生的影帝,不是吗。



评论(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