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演技 上

这段时间在忙把旧文做个镜扉无料参加下创设only的事,无料终于送印了也有时间开坑了。

校园文,师生年下,he,会有车,找回一下逝去的青春233

本来是想叫霸道学生爱上我的,但真是太傻了233

所有剧本台词都是莎翁大大写的






“啊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千手扉间一脸放空的坐在舞台下方的观众席上,心里不停的想自己为什么会一时被鬼迷了心窍居然答应了做戏剧社的指导老师。

这学期刚开学,他的学生宇智波镜就一脸忧郁的跑来求他救急,原因是他们戏剧社的原指导老师宇智波斑要出国进行为期一年的交换教学,没有指导老师的社团就要被取缔,无奈之下,镜只好来找自己老师求助。

千手扉间的内心是拒绝的,他是个耿直的物理学教授,对风花雪月的文艺系没兴趣,更别说上台表演的戏剧社了。

“你可以去找宇智波斑他弟弟,他们兄弟俩爱好应该一样。”

“泉奈教授出门采风去了没个半年不会回来。”千手扉间想起每次宇智波泉奈在推特和blog上发的诸如人生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小清新文字和带着摄影系学生一起凹造型的照片,一阵胃疼。

“那你可以去找宇智波田岛教授……”

“田岛教授都退休了不好劳烦老人家。”天天跟我家老头子下将棋掀桌子的老人家?

“那宇智波富岳……”

“富岳先生的小儿子要高考了他得辅导自己儿子。”宇智波镜十分迅速的否决了千手扉间的提议,顺便还补充了一句,“水门先生的儿子也要高考了,他也不行。”

你怎么知道我要提水门的?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这个学生也太会揣摩他人想法了。最后他不得不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唔……我大哥也可以,他懂艺术。”虽然千手柱间是建筑系,但建筑系也得有艺术修养才能设计出好看的建筑吧。

扉间老师你一定是没见过建筑家们放飞自我。

“柱间教授我已经去问过了,他推荐了您。”宇智波镜毫不犹豫的曝光了千手柱间的卖弟行为。

于是在对千手柱间的恼怒和对宇智波镜的软磨硬泡招架不住中,千手扉间败下阵来,莫名其妙的做了戏剧社的指导老师。

所以他现在一脸放空的坐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看台上的排练。



台上正在排练的是老掉牙的剧目《罗密欧与朱丽叶》,一个全国各个大大小小的剧团和学生社团必定会演一次的剧目,俗话说,没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剧团不是完整的剧团,虽然老掉牙,但是经典,拿来当节目和魔改噱头都永远不会过时的那种。

台上演罗密欧的是个叫宇智波止水的一年级新生,是镜家亲戚,演朱丽叶的也是个一年级,叫宇智波鼬,就是宇智波富岳的大儿子。对于这点千手扉间也是觉得槽多无口,偌大个戏剧社,竟然找不出个妹子来演女主角,还要男生上,你们宇智波的妹子都去哪儿了?

是的,这点也是千手扉间不愿意来做戏剧社指导老师的原因。全校都知道,戏剧社是被宇智波家承包了的,用其他学生的话来说,就是别人没有宇智波家那无与伦比的颜值和演技。

千手扉间从小就跟宇智波斑兄弟俩掐架,十分清楚宇智波的影帝本能,长大自然也就相看两相厌,根本不想跟宇智波扯上关系。

但是宇智波镜是个例外。

对于宇智波镜,其实千手扉间在他还没考上大学时就认识了,那个时候镜还是个小学生,父母都在国外搞建设,年纪小小就做起了留守儿童。父母本来想把孩子送到斑那过一阵子,但看到一次斑揍带土那场面后就果断放弃了,转而去找了好说话的柱间,柱间就相当好说话的卖了弟弟。

“那孩子自立能力很强的,你去给他补补课顺便看看他过得好不好就行啦,他父母也就是担心没人跟他说话怕他寂寞,补课费会给的。”千手柱间一脸装傻的表情看的扉间很想一拳揍过去。

心烦归心烦,千手扉间还是负责的去了镜家,开始了一丝不苟的家教生涯,一做就是做到镜上了大学。




“哦朱丽叶你为什么是朱丽叶。”

这咏叹调听的千手扉间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时他竟然分不清是刚才那声如同参加葬礼的罗密欧让人想逃还是这声如同喜得贵子的朱丽叶让人想逃。

大概是感应到了扉间的心情,宇智波镜喊了停,十分认真的开始纠正台上两位男主演的表演问题。

镜现在快要研究生毕业,处于社会狗的找工作阶段,已经不再上台表演,只做一些幕后指导工作。当然也不排除他会继续在千手扉间手下读博,但扉间觉得镜不会再继续念书了。

在同一个人手下做学生做了十几年,是个人都要腻了吧。

自从千手扉间给小学生的镜做了家教,镜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直接考进了扉间任教的私立中学,并且初中+高中六年全在千手扉间做班主任的特别班上,这个特别班是根据学生偏差值编的尖子班,优胜劣汰,凭成绩说话,镜能每年都待在特别班,足见是个学霸中的学霸。

到了高考那年,镜不知道从哪听到了扉间要辞职去大学任教的消息,特地邀请扉间去他家做客,说是要给他送行。

镜的家里依然只有他一人,扉间甚至觉得自己来的次数都比他父母多。餐桌上摆着让人食指大动的大餐,酒杯里酌上了红酒,如果摆上蜡烛,就是烛光晚餐了,千手扉间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老师,如果我再一次成为了你的学生,你会欢迎我吗?”

镜说这话的时候双眼亮晶晶的,脸颊被红酒染上了一层酡红。千手扉间好笑的看着这个一沾酒精就上脸的学生,浅笑道:“你要是愿意再被我教育几年,随时欢迎。”

“被老师教育一辈子也是没问题的。”

千手扉间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暗叹自己的酒量这几年也下降了,居然红酒也能放倒。

之后,在自己任教的大学开学典礼上,看到宇智波镜作为新生代表发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而现在镜已经在自己手下又读完了本科和研究生,十几年一直对着自己这张不苟言笑的脸,再继续读下去扉间自己都觉得受不了。



“……老师,扉间老师?”

千手扉间猛然从回忆里回到现实,见镜在他面前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轻咳一声:“抱歉,刚才在想明天的课,你刚才说什么?”

“是这样。”镜的眼睛又流露出了光彩,“刚才止水和鼬的神态和语气都还是不够到位,我想请老师做一下我的练习对象,给他们做个示范。”

千手扉间差点就要脱口拒绝,就算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木桩,这也太羞耻了啊。而且你们戏剧社真的没人了吗连个木桩都找不出来?

但是对上镜神采奕奕的眼睛,扉间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了。镜从小到大从没给他添过麻烦,一直是一个很乖的宇智波,他少数的要求,千手扉间从来没拒绝过。



千手扉间僵硬的站在舞台上,当镜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孩子已经长的快跟他差不多高了。小时候的镜只到他腰间,长期做他的老师导致扉间习惯了居高临下,此时面对面才切实感受到了这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成为了一个高挑帅气的青年。在他来戏剧社之前,镜应该是社里的主力,想必站在台上就能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吧。

镜此刻看起来从容又轻松,反倒是扉间整个人绷的紧紧的。被周围的一群小宇智波围观,饶是再冷静理智的千手扉间也没法镇定了,他用眼神示意镜快点开始,好早点让他脱离这尴尬的气氛。

镜对着扉间微微一笑,温暖的笑容稍稍让扉间放松了一下,然后他就目瞪口呆的看见镜对着他行了一个宫廷绅士礼,捧起他的手,对着他单膝跪了下来。

“要是我这俗手上的尘污
亵渎了你神圣的庙宇
我如同那羞涩的信徒
愿用温柔一吻乞求你宽恕”

热情而温柔的话语如潺潺的流水从镜的口中涌出,他似乎变了个人,好像真正成为了那个贵族公子,对着自己心爱的人真情的告白,他的眼睛清澈又明亮,洋溢着一见钟情的爱意。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第一幕是这么演的吗?千手扉间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镜的表演渲染力相当强,他觉得自己的脸要热起来了,一半是被人围观的想爆炸,一半是镜的表演让他说不出话,不是尴尬,是不好意思。

如果现在站在镜面前的是女主角,这场面应该会更加和谐美满吧,扉间有点小惆怅。

在一群小宇智波的掌声里,千手扉间艰难的吐出了“演的很好”几个字,然后宇智波镜瞬间又恢复了那个乖学生可靠学长的样子,对剩下的人交代了好好练习,就和千手扉间一起离开了戏剧社。



“老师觉得刚才的体验怎么样?”两人并排走在校内的林荫道上,宇智波镜询问着自己老师对刚才被自己拉下水的态度。

“还好……就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我从没上过舞台。”也从没被人单膝下跪表白过,虽然只是演戏。

“啊那就好,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老师还是愿意配合,我很高兴。”

“这个也不算什么无礼的要求,既然答应了做你们的指导老师,那我就会负责到底。”

宇智波镜笑的眉眼弯弯,他喜悦的说:“那之后的排练,也请老师多多指教了。”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