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佐鸣】今天龙与他的龙骑士闹掰了吗?

一发完,低调的开车。西幻AU,龙X龙骑士,傻白甜轻松小甜饼,与镜扉的《龙与骑士与龙骑士》同系列,佐助生快~



宇智波佐助又跟他的龙骑士闹掰回来了。


八卦在龙岛飞速流传,但众龙尤其是宇智波的黑龙已经习以为常。


前后掰了起码三次了,再多掰一次也就不是新闻了,大家不用问也知道,佐助肯定又被发了朋友卡。


宇智波佐助一路喷着火飞回了他的山洞,一进洞就看见一个扎着柔顺小马尾的黑发青年跟另一个头毛永远不平的卷毛优雅的喝茶。


这场面怎么看都觉得辣眼睛。


“我说你们身为龙,为什么一天到晚的要在龙岛保持人形?”佐助觉得他哥和他姘头跟矫情的人类一样不可理喻。


“龙形人形都不会改变我是你哥的事实,何必纠结?”宇智波鼬给止水的茶里舀了一勺花蜜。


“那我换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跑我的山洞来喝茶?”佐助觉得自己又要喷火了,他哥每次在他跟自己的龙骑士闹掰后就会带着他姘头到他这里来美其名曰安慰他实际来秀恩爱。


“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哥哥的安慰。”


果然!佐助一向绷的很好的脸扭曲了,“你能有点兄弟爱吗?每次都要来看我热闹,还要带上他。”佐助对着宇智波止水喷了股黑烟。


“不可否认,每次我来给你支招后你都能再度跟你的龙骑士过上一段安稳日子。不过你真的不需要的话那我先回去了。”说着宇智波鼬就开始收茶具。


“……先听我说。”佐助最终败下阵来。


宇智波佐助觉得现在的人类太差劲了,想做龙骑士居然都不好好的学习龙骑士守则,不知道龙骑士是龙的伴侣就算了,居然连服侍龙都做不好,这一届的龙骑士素质不行。


“这你不能怪人类,毕竟没几个人会去看编者后记,把‘龙骑士,即龙之伴侣,归龙岛,可得永生’这句话写在后记里,摆明了这位作者是想坑人又坑龙。”


“于是我们就要为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对龙与龙骑士的夫夫吵架买单?”


“你可以尝试好好的与你的龙骑士沟通,能当上龙骑士的人类,不会有笨蛋。”


宇智波佐助想放声大笑,但这不符合他的高冷形象,于是他忍住了。


“那家伙就是个笨蛋,你知道吗,我跟他签了契约了才知道他是个骑士里的吊车尾,平时课程没一项拿A,龙语他都不会说,召唤咒语还是他的父亲和老师给他标好了音让他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我是说怎么听到召唤的时候觉得口音怪怪的。”佐助控诉着自己龙骑士的不学无术。


“可是你跟他每年都掰一次,又回应召唤一次,我觉得他一年比一年说的好诶,你们不是都可以用龙语对话了吗?”


“……他根本不会做饭,只会做拉面,他竟然可以顿顿吃拉面,还要我跟他一起吃!”


“顿顿要我们陪你一起吃小番茄的你,好像也没资格抱怨别人啊?”


“……他连洗澡水都不每天烧……”


“你在龙岛都没见你天天下水,怎么到了你的龙骑士那就成洁癖了?”


佐助终于爆发了,“宇智波鼬!你是我亲哥吗?!”


“我觉得他是你亲哥,亲的不能再亲。”围观了全程的止水说道。


“听着佐助,你的这些抱怨我已经听了三遍了,每次回来你都会拿这些小事来论证你的龙骑士多么的配不上你,但是人家好像也没想配你的意思啊。”


“这才是我最生气的!”佐助的鼻子不停的冒出黑烟,“他又跟我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双双开始岁月静好的喝茶。


“三次了,前前后后三次了,我都拉下脸陪他跟他那群弱小的朋友们出任务了,都忍住没朝他的那个满面褶子看见龙跟看见宠物一样的的国王陛下喷火了,都给他把限量拉面给抢来了,都明确表达要跟他睡一张床了,他竟然还能说我们是朋友!”


“那你跟他交配了吗?”


“什、什么?”佐助突然脸有些红,还好被黑色的龙鳞掩盖了,“人类都很害羞,突然说交配会吓着他们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纯情的佐助。”宇智波鼬一脸“我竟没料到”的表情。


“佐助,我认真的建议你要是想跟他交配就趁早,人类寿命没我们长,你在这装纯情小心人家去结婚了,到时候你就要跟老祖宗一样变成一条宅龙。”


亲哥,你刚才吐槽了老祖宗是吧是吧是吧。


“鼬说的没错。”一直没存在感的宇智波止水突然加入,“在你回来之前,我那个叔叔搞定了他心心念念的人,下手快、狠、准,现在早就过上幸福生活了。喜欢就去交配嘛,我们龙不搞虚的。”


那个刚成年出去历练就被人类打的浑身是伤的乖宝宝叔叔居然真泡到了他回来后一直念叨的那个白发红眼的炼金术师?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鸣人啊,那是番茄,你夹错了。”水门有点忧心的看着自从黑龙走后就开始精神恍惚的儿子。


“啊?哦……”漩涡鸣人看着筷子上的番茄,还是吃了下去。


“鸣人,你别担心,你再去召唤他,佐助一定会回来的。”玖辛奈给儿子盛了一碗汤。


“可是我都召唤过他三次了,每次最后都会变成吵架离家出走。”鸣人有些沮丧,“我不好意思再召唤了,我确实做不了佐助的龙骑士吧。”


“没有的事,”水门温柔的鼓励儿子,“龙本来就是不好养的生物,黑龙尤其难伺候,还是宇智波的黑龙,眼光之高对人之挑剔是出了名的,你能跟他磨合三年也挺厉害的不是么?至少比召唤出了黑龙却被退货的柱间大人好吧。”


爸爸,你刚才是吐槽了柱间大人是吧是吧是吧。


“没错,鸣人,佐助虽然挑剔,但他也在努力接受你不是吗?他都开始陪你吃拉面了,还陪你去帮你的朋友们出任务,上次他还帮你整理床铺呢,哦那次他变成了人,天啊真是一个好帅的年轻人啊~”


妈妈,你是被佐助颜遁了吗?


“我听说前段时间扉间大人也成为了龙骑士还跟他的黑龙相处的很好,你看,一向讨厌做龙骑士的扉间大人都能跟龙相处融洽,你和佐助一定也可以跨过这个坎的。”


但是扉间大人家的黑龙是异类啊,我从没见过那么温和的宇智波黑龙。





鸣人并没有被父母安慰到,他知道症结,但又直觉不能跟父母说,于是他去了鹿丸家的武器店。


“鹿丸啊,你说佐助他为什么总是问我他是我什么人啊?”


鹿丸擦着武器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拜托了,你们这对基佬之间吵架能不能别每次都来我这倾诉?问他是你什么人?当然是想让你变相承认你是他姘头。


见鹿丸不回他,鸣人也不在意,反正他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下而已。


“他肯定是不想听我说朋友的,每次一说他就解除契约回龙岛了,但是除了这个还能说什么啊?战友?”


他会火烧木叶的好吗?请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我大概真不适合做他的龙骑士吧,当初连龙语都不会念,还是爸爸和卡卡西老师给我标了音才念出来的,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有龙回应了我啊。那天看到那么帅气美丽的黑龙出现时,我真是被帅到了。”


是啊是啊,那么蹩脚的咒语都能接收到,这是真爱啊。


“可是佐助对我的照顾好像很不满意,他不肯吃拉面只吃小番茄,天天都要洗澡,还要跟我挤一张床睡,不然他就生气,然后我们就吵架。这来来回回的都三次了,每次都是他回龙岛然后我又把他召唤回来,这一次我都没勇气再召唤他了。”


没有哪对龙和龙骑士能像你们这样结婚离婚又复合三次的,这一次请务必再召唤他,别让他等急了。


“你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佐助接受我啊?他到现在都不肯让我站在他的背上。”鸣人的金发都随着主人的沮丧失去了光泽。


他早就看上你了,他只想睡你,让他睡一下就没事了。


“下次让他跟你同吃同睡同洗澡,增进下战友感情试试。”忍不下去了的鹿丸给出了建议,希望以后鸣人不要再来咨询他婚姻问题了。




宇智波佐助现在很暴躁,他觉得自己快要绷不住他的高冷了。


“为什么那个吊车尾还没来召唤我??”以前从没超过一周的。


“也许他被你打击的觉得自己做不了你的龙骑士了。说起来,你有让他骑上你的背带他去天上玩过吗?”


佐助的脸又红了,“那……那不是要两情相悦后才能做的吗?”能站在自己背上的只能是自己老婆,佐助一直这么坚持。


宇智波鼬都要不顾形象的翻写轮眼了,“我愚蠢的弟弟哟,舍不得孩子套不住娘,舍不得你的背套不住你那一位,抛掉你的纯情,该干就干。”


佐助第一次觉得他哥说的有道理,但是就算想干,可是鸣人不召唤他就没法建立结婚契约啊。


正想着,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咒语声,宇智波佐助二话不说就展开双翼冲了过去。


“希望你这次别再一个龙回来了。”宇智波鼬优雅的抿了一口香蜜茶。





宇智波佐助又见到了熟悉的花园和熟悉的人,鸣人好像没怎么睡好,眼下挂着黑眼圈,看的佐助一阵恼怒,哪个混蛋让鸣人出任务搞得这么累!


“啊佐助……”鸣人还没开始念契约签订咒语,佐助“啪”的一下就把宇智波龙纹章给他盖上了。


“…………”


看着鸣人目瞪口呆的样子,佐助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太急了点,咳嗽了一声,瞬间恢复了高冷的龙样。


鸣人一边惊愕一边念完了契约签订咒语,直到佐助身上也出现了漩涡家纹。


“佐助……那个……”鸣人还在搜肠刮肚的想着要怎么跟佐助开口,却看见面前的黑龙低下了高傲的头。


“你不是一直想站在我背上翱翔天空吗,上来吧。”佐助装作不在乎的说。


鸣人的表情顿时充满了惊喜,看见鸣人开心的样子,佐助觉得自己亲哥终于亲了一次。


待鸣人小心的登上佐助的背,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佐助心情舒畅的舒展双翼,飞向了天空。


所有的风景都在高速后退,风在耳边嘶吼,鸣人的金发向后飘扬,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金灿灿的光芒。他兴奋的抱着佐助的脖子,大声的呼喊。


“佐助——我现在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龙与龙骑士在天空中共同比肩,信任彼此,才是亲密的证明。





待回到漩涡家的花园,佐助破天荒的变成了人形。


看到那个黑发黑眼,白皙帅气的高冷青年时,鸣人觉得自己也中颜遁了。


“那个,我们去吃饭吧。”鸣人有些不敢看佐助的脸。


进了鸣人家,佐助被满桌的水果和肉惊住了。水果全是龙爱吃的,肉食也是用了龙喜欢的酱汁烤制的。


“以前老让你陪我吃拉面是我没考虑周到,这些都是我这星期恶补了关于龙的知识又跟妈妈学了烹饪方法做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你做的就算是焦炭我也吃的下去,龙是铁胃,最多拉肚子而已。


饭后,佐助又被浴室里的金花果浴汤给震惊了,鸣人挠挠头发,“龙骑士守则上说你们最喜欢金花果味儿的浴汤,我就去找了,你先洗吧。”说完就低头跑出去了。


自己的龙骑士这简直是变化太大了!不过他喜欢,佐助一边想着一边美滋滋的进了浴汤。


没过多久鸣人居然又折返回来了,还拿着一柄黄金刷子。


“那个……”看到佐助还是人形在泡澡,鸣人有些脸红,“你要不要变成龙形缩小点,我给你刷刷鳞片?”


自己的媳妇儿要给自己搓背,这不就是各种酱酱酿酿的信号吗?佐助觉得自己要绷不住高冷的设定了,他一把拉过了鸣人,对着他有些惊慌的脸一本正经的说。


“鳞片就不用了,帮我刷刷下面。”


低调的开车


玖辛奈回到家,看见水门在“噌蹭”的磨刀。


“亲爱的,你在干什么?”


“我决定改行,我要去做龙猎人了。”水门一向温柔的脸色此刻有些狰狞。


“哦……鸣人呢?我买了他一直想要的拉面呢。”


“我现在就去找他了。”铮亮的刀身映出了水门的微笑。


“哦……记得带点龙岛的特产回来。”


佐助君不说一声就把鸣人带走了也是挺失礼呢,就让水门去发泄一下吧,自己得先把四人份的食物做好呢,明天就能家庭聚餐了,啊主妇也真是辛苦呢,玖辛奈愉快的进了厨房。


今天龙与他的龙骑士闹掰了吗?没有,以后也不会。


评论(22)

热度(364)

  1. 微笑吧妍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