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龙与骑士与龙骑士 下

西幻AU,龙与半路出家的龙骑士,低调的开车


下个AU写什么好呢


  



镜有些小心翼翼的跟在千手扉间身后几米处,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黑色的卷毛不服帖的荡漾,略带一丝红色的眼瞳不安的悄悄偷瞄着前面的扉间。


从刚才的王宫骚动开始到现在,千手扉间就没理他,镜有些沮丧的低下头,自己这次是真的惹他生气了吧。


回想起自己刚成年时被斑大人踢出龙岛叫自己去外面见识见识,结果遇到了一群不知所以的人类,把自己打的好痛,还好有人救了他。


他那时候还听不大懂人类的语言,只知道那个看起来严肃冷漠的白发男人赶走了那群好凶的人,还好心的为他治疗伤口,一边说着温柔的话一边从红宝石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温情。


他觉得自己被击中了。


回到龙岛他开始询问同族如何追求一个人类。


“太难了,人类这种生物既崇拜强者又排斥异类,相当难搞,别挑战了。”


“很简单,他要是个龙骑士你就回应他的召唤,签了契约他就是你的了。”


“可是人类就没几个好好读过那本龙骑士守则,结婚就离婚的不在少数。”


“那是写书的太阴险了,如此别扭又傲娇的传世方式,真不知道是以前哪个龙骑士跟他的龙闹别扭搞出来的,害惨一群龙。”


众龙七嘴八舌,最后变成了集体声讨龙骑士守则的作者,相当怨念。


“你真喜欢那个人类?”老祖宗发话了。


镜懵懵的点了点头。


“想跟他交配?”


镜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虽然被黑色的皮肤掩盖了。不过对龙来说交配是种最正常的表达求侣的方式,也没什么太害臊的。


“想就趁早,人类可不比我们寿命长,在你犹豫的时候说不定人家早结婚去了。”


“结婚是什么?”还不大懂人类语言的镜不懂就问。


“结婚就是……合法的交配,人类总爱搞点形式来掩盖他们的欲望,没我们直接。”龙只要看对眼了随便找个巢穴定居就能开干了,感情淡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好聚好散。


所以在被灌输了结婚=交配的定义后,恶补了基本人类语激动的回应了自己认定的那个人的召唤的镜,张口就求了婚。


然后自己的龙骑士现在不理他了。



“扉……扉间?”镜尝试着小声呼唤他的龙骑士的名字,“抱歉……我……我刚才说错话了……”回想起王宫里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镜越发觉得自己让扉间难堪了。


千手扉间突然停住了,他转过身,脸色有些恼怒。


“你知道你刚才打破了王宫让我的经费全没了吗!”


???自己的龙骑士生气的是这个吗?镜有些懵逼。


“明明是条成年龙,还装幼龙骗我,几年前你可怜兮兮的让我治伤时也是装的吗?”


他居然认出了我!镜一下子激动起来。


“你你……你还记得我吗?!”


“蠢成这样,一点也没有宇智波黑龙的高傲和对人类的鄙视,很好认吧。”


虽然被吐槽了,但镜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那个……我会赔偿的,我有钱。”说着一堆小山似的金币就出现在了扉间面前。


“……”扉间扶额,他倒忘了,龙虽然品种习惯各异,但共同的习性就是收集亮晶晶的财宝。


“你把金币收起来吧,我是你的龙骑士,是我没管住你,不该你来负责。”


我想负责啊!镜很想这么说,但看着扉间的脸色他还是乖乖的收起了金币。


虽然扉间并没有很生自己的气,但自己还是觉得要做点什么来哄哄他。


于是千手扉间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黑发青年变回了黑龙的样子。


“你要干什么?别太引起别人注意啊!”扉间有些气急,镜这是要干什么,生怕龙猎人不知道这里有条把“来抓我呀”写在头顶的黑龙吗!


黑龙却温顺的低下了自己的硕大的头颅,血红的眼睛透出一丝暖意。


“你到我背上来吧,你很想试一试骑在龙背上的感觉吧。”



那个为他治伤的红瞳男人,虽然自己听不懂他说的话,但那有些憧憬和遗憾的眼神他没错过。


没有哪个龙骑士不想在龙背上驰骋天空。



千手扉间愣住了,想本能的拒绝,但又忆起了自己儿时的渴望。


把龙骑士守则一字不漏的看完,把召唤咒语记了这么多年,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唤出属于自己的龙,与它一起翱翔天空。


鬼神使差之下,他踏上了黑龙的背。待他站稳,黑龙高兴的嘶吼一声,张开巨大的双翼,飞向了天空。


千手扉间只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白云从他身边溜走,脚下的房屋变成了蚂蚁般大小,而他无限的接近蓝天。


浑身的血液在翻腾,他体会到了年轻人们吃尽各种苦头也想成为龙骑士的强烈感情,能有这么一个强大的伙伴信任你,与你并肩,似乎就算龙与龙骑士的实质是缔结婚姻也没那么让人不可接受了呢。


镜小心的落在了离扉间的家不远处的森林里,惊走了一群鸟兽。待扉间从背上下来,他又变回了人形。


“……跟我进去吧。”千手扉间咳嗽了一下,故作淡定的说道。镜眼尖的发现他的耳朵微微有点红。


自己的龙骑士在不好意思,镜精准的理解了扉间此时的心理活动,开心的跟进了扉间的小屋。


晚上更让他惊喜,扉间给他准备了一堆龙岛上才有的水果,还有一大盘喷香的烧肉,饭后还给他烧了浴汤,还是金花果味儿的!


当然,在他满眼写着一起共浴的眼神里,千手扉间狠狠的关上了门。


当他抱着毯子眼巴巴的看着千手扉间的床铺时,扉间的脸稍稍扭曲了一下。


“你当你还是那条小龙吗?”


最终千手扉间还是受不了镜那牛皮糖一样的卖萌攻势,勉强给他留了一小块床。



当月亮升上正空,透过窗棱洒下银光时,镜还是没睡着。


他感觉的到身后的扉间也一样没睡,身体一直绷的紧紧的,好像一直在防备他兽性大发似的。


“扉间。”镜翻了个身,对着他的龙骑士的后背轻声问道: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扉间的身体轻微颤动了一下。


“我知道你大概还没很喜欢我,但是这不影响我喜欢你的,你是第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类。”


只因为我给你治了伤就喜欢我吗?肤浅。


“我的族人都说人类是不可理喻的生物,既渴望我们的强大又排斥我们是异类,不少龙骑士在缔结契约后也并不想真心的付出信任,导致解除契约的龙也日益增多。”


因为除了我没人认真读过那本龙骑士守则,谁也不知道龙要跟他们进行PY交易,和平分手算好的了,还有家暴的呢。


“但是如同你们人类是怀着梦想和憧憬来召唤我们一样,我们也是带着承诺和忠诚来回应的。签订了契约的龙,以后就算解除了契约也不会再回应别人的召唤了,那是我们对龙骑士专一的证明。”


“……你们都这么傻?为一个你们并不了解的对象草率的结婚草率的付出?”千手扉间忍不住回过身,却正好对上了镜的双眼,乌黑的眼睛里蕴含着无法忽视的爱意。


“能被我们接收到召唤咒语的人,不会是坏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龙骑士恶意伤害龙的情况,只是感情问题太难解决了。”镜的手悄悄的握上了扉间的手,对方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再没拒绝。


“喜欢这种事很难说,有的龙可以跟同族过一辈子,有的龙会爱上别的物种,但无论对象是谁,我们都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维护这段感情。所以我也会让你骑在我的背上一辈子。”


身、身为一条龙,这情话技能居然点满了,可怕!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老脸有点烫,然后他就瞪大了眼睛,这条不知羞的龙居然亲上来了!


低调的车


第二天,千手柱间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扉间哪,国王陛下说你要是跟公主结婚他就不追究……”


剩下的话在他看见自家弟弟带着一身凄惨的青青紫紫睡在那条肇事的龙怀里的时候吞了下去,在他想起还要拦着自家老爹进门时他迟了一步。


“你、你……”可怜的佛间爸爸手指颤抖的指着那条以前他怎么看怎么顺眼现在怎么看怎么邪恶的黑龙,不停的哆嗦,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你这条邪恶的龙,竟然敢染指我儿子!”佛间爸爸要暴走了。


突然一大堆小山似的的金币从天而降,把千手佛间埋在了里面。



在他准备回应扉间的召唤之前,同族的侄子好心的给了他建议。


“要是你的龙骑士的家人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就给他聘礼。”


“聘礼?”


“通俗的说,就是用钱砸死他们。”



“我的山洞里还有很多宝石黄金,都给你们。”镜一脸天真的说。


自己怎么忘了,龙是喜欢收集财宝的生物呢。千手佛间带着复杂的心情拖走了那小山堆似的金币。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父亲成功卖掉的千手扉间在镜怀里换了个姿势,继续发着要退货的呓语。


镜低头亲吻了下自己的龙骑士的头发,开心的想着今天吃什么。


龙骑士守则最后一条:与属于你的龙合二为一,信任彼此,长伴永远。


评论(1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