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天使 04 完

末世AU,有异能有丧尸但没有大场面,养成年下,he,有bug是必然的

本章斑扉有上线

如果一辆(偷工减料的)自行车不能解决问题,那就再来一辆(*^__^*) 

01(上)  01(下)  02(上)  02(下) 03(上)  03(下)  04


神与天使在哪里,那里就是天堂。


千手扉间从沉睡中醒来,发现已是日上三竿。大量耗费能量和被人折腾了一夜让身体发出了抗议,一直睡了十几个小时才终于恢复。


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还细心的给他穿好了衣服,该夸镜是个懂事的孩子吗?


昨晚一直拥抱着他的火热现在已经离开,镜走了吧。千手扉间看着因为他的能力衰弱而松散的能量网,怔怔的想着。


门外飘来一阵香气,千手扉间滴米未进的肠胃不争气的发出了鸣叫,黑发的青年挂着温暖的笑容端着一碗白米粥推门而入,见到千手扉间已经醒来便高兴的将手上的食物递给了他。


“老师你醒了,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千手扉间看着眼前这碗香气扑鼻的白粥,心里有点纠结,“这你做的?”


镜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老师你放心,我自己尝过了,绝对能吃。”


千手扉间硬着头皮在镜微笑的注视下尝了一口,还真是出乎意料的不错。自己倒是忘了,镜本来就是一个学习能力特别强的人,智力受损的时候都能如同海绵一样迅速吸收知识,现在恢复正常了更是能看一次就会了。


所以昨晚上把自己折腾的老腰都要断了是跟谁学的!千手扉间脸有点黑。


“我以为你会离开这儿。”安慰了一下肠胃后,千手扉间低低的开了口。


“原本是有这个想法。”镜站起身打开了窗,让外面的空气吹进房间,“但是一想到万一我走了,老师就要被别人抢走了,我就不想走了。”


“你怎么还在说这个……”千手扉间扶额,“我都说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镜有些调皮的眨眨眼,千手扉间这才觉得自己好像被调戏了,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我想了一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管老师你喜不喜欢我,就算你会为了木叶杀了我,我也还是喜欢你的。”镜亲昵的亲了亲千手扉间的嘴角,十分认真的说。


“书上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开心,我不会让老师难过,也不会让你进退两难,只要你觉得必要我就接受,当然,甩了我找别人除外。”


看着镜一脸“只要不分手老师做什么都是对的”的神情,千手扉间不禁笑了一笑,伸手揽过了黑发的青年。


“等丧尸潮过去之后,我们就离开这儿吧。”




每年的雨季过后,就是丧尸大规模出来觅食的时候,那如潮水般凶猛涌入的丧尸群能瞬间把一座城市化为空城。每到此时,聚居地的人们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警惕丧尸的动静,但今年的丧尸潮简直不用特意去留意就能感受到那嚣张而巨大的能量。


当所有人知道盘踞在木叶外面的丧尸群的首领是宇智波斑的时候,脸色全都扭曲了。


他是来找千手扉间报仇的,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因为镜的事才被众人口诛笔伐过的千手扉间又一次成为了漩涡中心,他冷眼看着众人旧事重提,在议事厅内吵成一团,丑态毕露。最后在千手柱间绷着一张脸让室内长出了一大堆张牙舞爪的食肉植物之后大家终于噤了声。


“斑我会去解决,不要再提什么让扉间去对付他的建议,大家做好应对丧尸的准备,我相信你们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在每人身后一朵巨型食人花的关爱下,众人意见空前达成了一致。


回到家的千手扉间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在他连续咬了三次空空如也的筷子之后,镜终于忍不住了。


“老师,你有心事吗?”


千手扉间像是突然被惊醒,有点茫然的回道:“啊?哦……没什么,只是在想对付丧尸潮的事,抱歉。”


“老师肯定没问题的,如果缺人手,我可以帮忙。”


千手扉间被镜这话逗笑了,“你就不要去了,到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打谁了,要是有别有用心的人想趁机干掉你就麻烦了。”


“只能待在这里等老师回来,总觉得有些不甘心。”镜有些沮丧。


嘴角略过一点湿润,在镜惊讶的目光中,千手扉间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脸,“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好好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我是偷工减料的自行车


“你竟然会一个人到这儿来。”宇智波斑看着眼前这个一直都是严肃冷漠的白发男人,眼里有些玩味。“你养大的那个宇智波小鬼要是发现你死了,会有什么表情,或者他现在已经不会再有感情了?”


“他很清醒。”千手扉间想起被他耍了点小心机现在还在陷入浅眠的镜,要是他醒了发现自己不在,会不高兴吧。


“丧尸化了还能保持自己的意志……你真是好运。”宇智波斑眼神渐渐冰冷,“你现在是来嘲笑我的失败,还是来炫耀你的成功的?”


“斑。”突然再次听到这久违的称呼,宇智波斑的眼帘微微颤动了下。


“我为杀了泉奈让你痛苦而抱歉,但我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千手扉间的目光流露出一点温情,又转瞬即逝。


“我是规则的执行者,木叶的维护者,任何会伤害到这个聚居地的人或事我都不会容忍。就算因此造成伤痛,就算因此被人不解,我也会这样走下去。”


“如果是那个小鬼呢?”


千手扉间浅浅的笑了,“我也不会留情,但他向我承诺,我的任何决定,他都甘之如饴。”


天上的阴云悄悄遮住了阳光,空气渐渐干燥起来,让人喘不过气。四周的低阶丧尸们贪婪的看着中心的美味,但又惧怕着同地的王者。宇智波斑低低的笑了,似乎在喃喃自语。


“原来……我从未想过这样的答案……”


火焰巨人拔地而起,巨大的热量吓得周围的丧尸四处逃窜。血色的眼睛里奇怪的图案旋转,宇智波斑恢复如常,又露出了狂傲的样子。


“真是遗憾,你的小朋友永远不会等到你了。”



镜是被一阵心悸的感觉从浅眠中拉回了现实,他没有顾得上对老师的小手段感到生气,而是看着小楼外逐渐消失的能量网感到了不安。


自己丧尸化后已经不会有心跳了,为什么自己会有心悸的感觉?因为有不好的预感吗?


老师布下的能量网在消失,说明老师的力量在变弱,他受伤了!


镜想也没想就破窗而出,红色的火焰像是感应到了主人焦急的心情,不断的在他身边旋转。街上的居民看到他都纷纷脸色大变,有人害怕的向留守的异能者求救。


闻讯而来的异能者们也不再顾忌千手扉间,对着镜就展开了攻击。镜没有心情跟他们纠缠,但也不想伤害他们,他们只是在保木叶。


细密的火焰从镜的背后悄然生长,如同羽毛一样向两边延伸,组成了赤色的火焰翅膀,将他托在空中,掠过异能者们的头顶,向城外飞去。


神啊,请让我找到老师,不要让我失去他。


“你也该投降了。”宇智波斑看着前面浑身是伤的男人,轻蔑的说。“一路边打边逃,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千手扉间喘着气,他感到脸上、身上都在流血,宇智波斑实在是过于强大,他已经开始疲于应付,可是他不能倒下。


“说起来,如果你变成我的同类,你会怎么处置自己?我很有兴趣呢。”宇智波斑悠闲的说。


千手扉间双眼大睁,不可置信的看着宇智波斑。


斑掐住了他的脖子,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轻声说道:“也许一开始我就应该这样做的……”



无数燃烧的火焰如暴雨一般砸向了宇智波斑,镜如同烈焰中诞生的不死鸟一样呼啸而下,所掠之处顿时变成了火海,丧尸们被火烧的惨叫此起彼伏。


他一把抱住了快要站不住的千手扉间,有些责怪的看了他一眼,千手扉间有些心虚的别过头,“带我去废墟,其他的以后再跟你说。”


镜直接一手绕膝用公主抱的姿势将他抱起飞走,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老脸都丢尽了,还好下面没人……不对!


巨大的木龙如蛟龙出水突然涌出,拦住了宇智波斑的去路。“扉间,结界已经布好啦,剩下的就……”看着被镜抱着的弟弟,千手柱间喉咙卡了一下,然后打哈哈,“……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以后没脸见大哥了,千手扉间扶额。


镜倒是很愉快的抱着心爱的老师一路飞到了废墟里上次他们待过的树林,这段路真是他走过的最甜蜜的路了。镜小心的让千手扉间靠坐在树下后,扉间难得的软下了口气,主动开了口。


“……我跟大哥商量好了,我做诱饵引开宇智波斑,大哥安排好陷阱,要彻底消灭他太难了,但要困住他或者再次重伤他还是可以的。”


“如果他不再威胁到木叶的安全,想必大哥也会手下留情的,他以前也是兄长的挚友,没有人想走到现在这一步……”


镜静静的听着老师述说,待老师有些解释意味的讲述说完后,他搂住了老师,小心的避开了脸上的伤口,吻了吻他的嘴唇。


“我很生气,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


千手扉间出乎意料的伸腿一勾,镜不由自主的扑向了千手扉间,与他紧密相依。千手扉间的长腿暧昧的磨蹭着镜的腰间,像是交出了一辈子的羞耻心似的引诱道:“抱歉,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当千手柱间找到他弟弟的时候,眼睛要被他弟身上明晃晃的痕迹亮瞎了。他咳嗽了一声,装什么都没看见的说:丧尸潮解决了,你们跟我一起回去吧。”


“兄长。”千手扉间声音有些沙哑,“之前我就决定了,丧尸潮之后,我们就会离开。”


“……?!”千手柱间没想到扉间居然会做出这个决定,但他看到眨着血色眼瞳一脸无辜的镜时,又觉得是意料之中。


“你们要去哪儿?”


“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千手扉间闭上眼睛,眼前的树林旁的土地顿时出现了一个漩涡,大量的水流涌入,最后形成了一个湖泊。


“镜想让我退休后跟他一起回到这里,而现在,算我提前退休了吧。”


“提前退休我不会给你退休金的。”千手柱间有些伤感,他双掌合十,镜第一次见到了末世里站在所有异能者顶端的木系异能的威力。


大片的森林拔地而起,无数鲜花绿草盛开摇曳,果树五谷果实饱满,还顺带送了间林间木屋。


“我不会让别人再接近这里,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不会再有人去打扰你们。”


千手扉间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兄长,他用力的拥抱了他,“兄长,谢谢……”



在废墟的世界里有一片绿洲,那里是天使的城堡。神与天使在哪里,那里就是天堂。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