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天使 03(下)

末世AU,有异能有丧尸但没有大场面,养成年下,he,有bug是必然的


我特么的竟然忘了写题目,一定是被断网停电弄昏了头😂


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只开自行车了


没有什么是开(自行)车不能解决的

01(上)  01(下)  02(上)  02(下) 03(上)  03(下)  04



千手扉间没有追上去,他一个人坐在客厅想了很久。


他想起了八年前宇智波斑眼中的冰冷和杀意,想起了在追击途中他对自己的毫不留情,最后自己躺在了冰冷的雪地上,任由体温流逝。


是要死了吗,千手扉间仰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坚持是否有意义。


所有的丧尸,前身都是人类,自己只想着消灭他们避免带来更多的损伤,却无视了他们亲人的心情。亲眼看见自己的亲人好友变成异类,然后被自己或其他人抹杀,那种崩溃和绝望没有人能承受。


“不是你的亲人变成这样,你当然可以这么冷静!”似乎不止宇智波斑,很多人都这么指责过自己。


宇智波斑想唤回弟弟人类感情的天真想法,自己也曾经小小的期待过,但是宇智波斑失败了。


丧尸感染源一直没有找出解决的办法,似乎这就是上天对人类的惩罚,神的使者里不仅有博爱众生的加百列,也有堕落地狱的路西法。


在惩罚结束之前,人类与丧尸只能在血与泪中无休止的纠缠下去。


而自己,也只能作为一个冷心无情的执行者走下去。


忽然,千手扉间感觉到有一股弱小的能量体向他靠近。是丧尸,还是别的异能者?


一张天真的小脸出现在他眼前,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圆嘟嘟的脸颊,大大的黑眼睛,自然卷的黑发,是个相当可爱的孩子。


“大哥哥你怎么了?哎呀你受伤了?”孩子有些惊吓。


为什么会有个小孩子在这里,他的父母呢?千手扉间看着这个面色有些惊慌的孩子,不禁出声安慰道:“我没事,血很快就会止住了。”千手一族的强健体质不会让他这么快就死去。


一双带着火热温度的小手捂上了他的手,千手扉间有些惊讶这个孩子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这孩子竟然是个火系异能者。


“大哥哥你的嘴唇好青啊,你一定是冻坏了,我可以给你点火取暖哦。”说着,在孩子的周围就亮起了一簇鲜红的火苗。


“我这还有草莓蛋糕哦,大哥哥你饿了吧,给你吃。”


看着孩子手里甜香扑鼻的草莓蛋糕,还有那颜色纯正的火焰,千手扉间心里更加惊疑。这孩子拥有强力的火系异能,还能吃的上草莓蛋糕这么昂贵的东西,必定是哪个大家族的孩子。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露出了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我叫宇智波镜。”


镜走在木叶的街道上,他的脸色平静无波,内心心如止水。


他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很多事,但又忘记了很多事,最终在脑海里回荡的,依然是昨晚老师的沉默不语。


他自嘲的想,真是高估了自己在老师心里的分量,老师养他,从始至终都是为了报恩,而他却天真的以为这份感情可以转化为爱情,于是让现实狠狠的打了脸。


如果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就好了,这种关系就不会被打破,可以一直的维持下去。


但是老师迟早是要结婚的……一想到这个镜的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如岩浆翻滚一样的情绪,镜知道,那叫做嫉妒。


就算是知道老师并不爱自己,但还是无法忍受他会属于别人啊。


“咦?你居然活着回来了?”


镜抬起头,看到上次那个跟同伴控诉千手扉间看不起人的青年站在他面前。


“听说你出木叶后居然找到了千手扉间?你可真是厉害啊,那么多丧尸都没吃了你。”青年低声的对镜说道,口气里是满满的遗憾。


当初就是这个人告诉自己老师在外面出事了,还好心的放自己出了城,现在看来,自己真是蠢的可以。


“嘛你回来了也无妨,虽说你一直赖在千手扉间家里不走挺碍眼的,不过马上我姐姐就要跟他结婚了,到时候你不想走也得滚出去了。”


他在说什么?老师怎么会结婚?老师怎么可以跟别人结婚?


他明明应该是我的。


镜的眼神越来越冷,他觉得这个喋喋不休的人好烦。他感觉到身体内部有什么东西苏醒了,在叫嚣着要出来。


他好饿,好渴,他想吃东西,眼前似乎就有美味,他闻到了香气。



千手扉间在寻找镜的途中被一阵熟悉又巨大的能量波震的停下了脚步,随即风一般向来源处奔去。


能量中心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镜静静的站在中央,火焰在他周围呼啸,但没有一丝黏上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在他脚下,有人捂着手臂杀猪般的嚎叫,镜的嘴角沾有一丝鲜血,黑色的眼眸被红色代替,两个勾玉形状的图案在眼瞳里流转。


千手扉间眼前的景象与八年前重叠了。当他发现他们与宇智波斑的激斗引来了丧尸群,沿途的聚居点都遭到了袭击时,他飞快的回头追击丧尸,希望能尽量拯救沿途的居民。然后他又看见了那个孩子。


孩子浑身是血,他在对着他的父母呼喊,但是他的父母已经彻底丧尸化了,双双扑向了他们的孩子。


一把雪亮的长刀掠过,斩下了他们的头颅,孩子看到身首异处的双亲,哭的更加凄厉,冲天的火光窜起,将所有的一切化为灰烬。孩子流着泪水的双眼已经变成红色,一颗勾玉状的图案不停的旋转。


千手扉间握刀的双手颤抖了,是我的错,他对自己说。


薄薄的水壁笼罩了千手扉间的全身,在阳光的反射下映射出银白的光芒。他一步步走入了火海,火焰碰到他的水壁立即躲开,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他走到镜的面前,轻轻抱住了镜的头,将自己的额头与镜的眉心紧紧相依,然后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回来,镜。


镜做了个梦,梦里爸爸妈妈为他庆祝生日,去换了他最喜欢的草莓蛋糕,他调皮的带着蛋糕出门玩,然后遇见了一个受伤的大哥哥。


大哥哥长得很好看,虽然脸上有些明显的伤疤。他看起来难过又无助,自己为他生火取暖,还送了他蛋糕。


回去的路上却发现之前好好的村落到处游荡着丧尸,有些还向他追来,他很害怕,身边的火星不受控制的四射,阻止了一部分丧尸,得以让他跑回了家。


当他看见父母的身影时,他放下了心,但当母亲回头时,却露出了利齿。


血顺着手臂流淌,母亲被他的火焰灼烧的弹开,他哭喊着,大声的呼唤着爸爸妈妈,可是他们什么都听不见。


他们已经没有意识了。


一道银光闪过,父母的头颅双双落地,溅出一大片的红。他的眼前也变成了一片红色,仿佛置身于血海。


他觉得自己很痛苦,身体里有什么在燃烧,想要发泄出来,但又有谁在告诉他要忍耐,不要再放任。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有股清凉沁入了他的身体,安抚了他的躁动,熄灭了他的爆烈,他的视野也慢慢褪去了血色,看见了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人。


是天使吗?



镜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他又回到了千手扉间的小楼。


窗外又下起了雨,但这次不是强酸雨了,而是真正的自然之水。


镜凝视了窗玻璃上细密的能量网好一会儿,转身下了楼。


千手扉间疲惫的坐在楼下,他的脸色苍白,眼下有明显的黑青,似乎一夜没睡。


“这场雨,是老师下的吧。”


千手扉间抬头看向向他走来的青年,镜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稚气,他已经恢复成了一个正常的十八岁青年。


“以前从未见过老师耗费这么多的能量来下雨。”


镜缓缓的坐在千手扉间的对面,平静的看着他。千手扉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不这么干,你就要被当场处决了。”


回想起几大家族的首领会议上,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他们大声质问自己为何会把一个宇智波的人养在身边,为什么把一个丧尸化的异能者放在木叶中心,甚至有人提到了宇智波斑,他们怀疑自己跟他藕断丝连。


面对指责他这次没有辩解也没有无视,对于众人提出的解决条件他基本全盘接受,只除了联姻和处决镜。


“老师,你曾经说过,若连你也不能遵守规则,那就没人能遵守了。”镜的眼里跳跃着不知名的情绪。“你会杀了我吗?”


镜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窗外的雨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街上有人在欢笑,大家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种没有污染没有毒性不用躲避的雨水了。昨天城里发生的火灾事件已经被平息,这场来之不易的雨引开了人们的注意力。


没有人知道他们期盼已久的雨水是老师耗费了他一半的能量造出来的,老师的脸色相当不好,这也直接体现在了窗外细密的能量网上。


镜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整座小楼已经被老师的能量网包裹,细细的水流在楼外游走,他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


老师是在囚禁他,还是在保护他?


而现在这细细的水流蛛网变得有些黯淡无光,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比较大的缝隙,这一切都说明着能量的释放者力量在变弱。


楼下的浴室传来清晰的水声,镜现在的感官感知力相当敏锐,他能看见很远的东西,也能听见细微的声音,比如他的老师现在在沐浴的声音。


一天之内,老师竟然沉默了两次。


老师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沉默了一会儿,便让他去休息。


“有些事以后再说吧……你先回房休息吧。”


可是自己已经不需要休息了呢,镜看着玻璃上倒映的镜像,红色的眼睛正在发着血色的光。丧尸根本不需要恢复精力,它们感受不到疲倦,只有无止境的渴望。


“你选择了相信他?哈哈,我很想看看,你们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宇智波的前任族长其实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吧,自己在废墟的时候也感受到了今天这样暴烈的感觉,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丧尸化了吧,老师不愧是科研的天才,能让自己的丧尸化被压制这么久。


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不忘夸赞一下老师,镜苦笑,自己果然还是不能放手。

老师的沉默,代表了他的犹豫不决,一向杀伐果断的老师为他动摇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一辆自行车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