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天使 02(下)

末世AU,有异能有丧尸但没有大场面,养成年下,he,有bug是必然的

天气好热,不想打字了_(:з」∠)_

01(上)  01(下)  02(上)  02(下) 03(上)  03(下)  04


千手扉间再次醒来时,已是月上中天的深夜。


他发现自己躺在镜的怀里,源源不断的热力从镜身上传递过来,让他受伤后产生的冰冷寒意融化。镜抱着他坐在篝火旁,似乎在想着什么,连他醒来都没发觉。


千手扉间轻轻一动,四肢百骸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他的动静惊醒了正在想事情的镜,镜连忙扶他坐了起来,小心的让他靠在了树干上,这时千手扉间才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而是在一小片树林里。


“老师你醒啦~”镜十分惊喜,体贴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千手扉间的身上。


“……宇智波斑呢?”千手扉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没有死在宇智波斑的手上。


“他走了。”


走了?宇智波斑竟然会就这么走了?


镜看着千手扉间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垂下了眼帘,“他说我是他的族人,今天就放过我们。”


千手扉间还是将信将疑,但他更在意另一件事。


“镜……你知道你是……”


“老师,”镜打断了千手扉间的话,而这举动他以前从未做过。“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镜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大的起伏,他如同往日听千手扉间讲课一般,询问着老师一个他不明白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在千手扉间耳里重如千斤。


“……你确实是一个宇智波。”


在很早的时候,镜就知道了自己的老师并不是人人都拥戴的,宇智波一族与他的矛盾十分尖锐,如同他们的属性一样,水火不容。


在木叶还未建立的时候,千手和宇智波两大聚居点就经常为了物资发生摩擦,千手扉间一身异能专克宇智波也让他招人恨,直到两家族长握手言和两大聚居点合并成木叶后,矛盾才缓和了许多。


但是八年前当千手扉间不近人情的斩杀了丧尸化的宇智波泉奈后,宇智波斑暴走,被千手柱间打败逃离,从此宇智波一族在木叶地位变得尴尬,在领导层也逐渐失去了话语权。


现在被人告知在千手扉间身边待了八年的自己竟然是宇智波族人,比起自己居然姓宇智波,镜更想知道,老师为什么会收养一个宇智波的孩子。


“这样啊……”镜低着头,想起了宇智波的前族长对他说的话。


“千手扉间是个没有心的人,明明泉奈还有救,他却不顾反对杀了他。”


“现在的你,跟当年的泉奈可真像啊,千手扉间抹去了你的姓氏,把你养在身边,一定是想图谋什么。”


“你选择了相信他?哈哈,我很想看看,你们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他说老师杀了他弟弟,是个没有心的人。”镜平淡的话语却激起了千手扉间内心的波澜。


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宇智波斑的怒吼,大哥的无奈,宇智波一族的不满,其他人的畏惧和暗地里的议论,还有那冲天的火光。


所有人都在指责他的无情。


“宇智波泉奈被感染了,”千手扉间的声音没有感情。“被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正常人的意识了,他是个异能者,对待被感染的异能者,我们有自己的法则。”


异能者一旦被感染,其后果比普通人严重的多,异能者转变的高阶丧尸,能否保留意识因人而异,但几乎都会保留所拥有的异能特性,而且因为丧尸的再生能力,异能特性会更加强化,相当难以对付。因此,各大聚居地都心照不宣的默认了一旦确认异能者被感染,格杀勿论。


“异能者丧尸化的后果大家都清楚,在木叶成立之初,我就制定了这项法则,异能者一旦确认丧尸化,必须抹杀。”


“事实上,在平日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只是我让它变成了规则。但是轮到宇智波泉奈的时候,大家都犹豫了。”


不用千手扉间解释,镜就明白了,犹豫的原因来自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爱弟心切,他说宇智波泉奈虽然没有了正常人的意识,但他还记得哥哥,他会看好他,会引导他的感情,他说我们可以尝试让还具有一定感情的感染者恢复人类的意识,让他们不再袭击人类。他真是太天真了。”


千手扉间苍白的脸在篝火的火光中晦暗不明。


“丧尸的能量来源就是捕食人类,就算恢复了人类的感情,也摆脱不了本能,宇智波斑又绝不会看着他的兄弟受到饥饿的折磨,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想也想得到。所谓的让丧尸恢复人性不再袭击人类,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


“没过多久,我所担心的就成了现实。宇智波泉奈因为长期无法得到能量,异能暴走了,宇智波的族地陷入了一片火海,当我进入火海中心的时候,宇智波泉奈已经完全的狂暴,咬伤了他的哥哥。”


“宇智波斑当时失魂落魄的跪坐在地,他受到了自己弟弟再也不能恢复正常的打击。我与宇智波泉奈缠斗,最后斩下了他的头颅。”


“亲眼目睹了自己兄弟死亡的宇智波斑突然暴走了,他的眼睛变成了不详的红色,还有着奇怪的图案,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也完了。”


“制造大量的水灭火耗费了我不少能力,面对宇智波斑的痛下杀手我应付的很吃力。所幸兄长赶到,他不得不重伤了宇智波斑,以免斑的怒火对木叶造成更大的破坏。”


“跟着宇智波斑就逃走了,宇智波一族损失惨重,木叶也受到了损伤。在善后会议上,宇智波一族公开指责我擅自杀了宇智波泉奈而引发了宇智波斑的暴走,而其他人则指责宇智波仗着武力搞特殊,别家的丧尸化异能者全都遵照规则抹杀,为什么宇智波就不行。”


千手扉间嘲弄的笑了笑,“每个人都说的冠冕堂皇,事实上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宇智波斑兄弟是宇智波一族强大的战力,靠着他们其他人可以获得很多特权。现在靠山没有了,他们自然要找个理由为自己谋后路。其他家族早就对宇智波不满,宇智波的首领离开正中下怀,他们可以趁机瓜分势弱的宇智波。大家都是各怀鬼胎,真正为死去的宇智波泉奈伤心的,只有宇智波斑吧。”


“而我这个始作俑者,规则的制定者,宇智波式微后一家独大的千手族长的弟弟,就是他们下一个眼中钉。宇智波记恨我让他们损失了最大的王牌,其他人不满我的规则,下一代们害怕我的无情。但我不需要他们的拥戴,只要大哥还在,木叶还在,那我所做的就有意义。”


“老师,”镜低低的说,“维护规则真的那么重要吗?”


千手扉间愣了愣,他伤感而又坚定的说:“规则是用来约束溢出的能力和权力,再弱小的人也有生存的权力,如果放任不管,人类很快就会灭亡于自相残杀。虽然残酷,但是事实。我身为规则的制定者,如果我都不去遵守,还有谁会去遵守呢?”


“可是老师你看起来很难过。”镜轻轻的说。


千手扉间对他露出浅浅的笑意,忍着疼痛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不难过,末世的生存恶劣,但大哥依然希望能建立起一片绿洲,让像你这样的孩子能够快乐的长大,事实上他也做到了。人生短暂,做好当下才最重要,其他人的评价,与我何干。”


随即,千手扉间睁大了眼睛,他感到一阵湿润柔软的触感如羽毛一般扫过他的双唇,他的学生捧住了他的脸颊,在他的薄唇上烙下了亲吻。


皎洁的月光下,黑发的青年轻啄着比他年长的白发男人,虔诚而又神圣,宛如天使在亲吻着他的神。


“你……”千手扉间脸有些红,他觉得自己应该反应大一些但又没有那种嫌恶感,更多的只是有点难为情。


“亲一亲老师就不会难过了。”镜一脸纯真的说,“我见过老师的哥哥就是这么对他夫人做了,夫人就开心了呢。”


大哥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千手扉间超级想给他哥扔上几个水龙弹。


“这是对喜欢的人才能做的。”千手扉间干巴巴的解释。


“老师就是我喜欢的人呀。”镜天真无邪的说。


自己为什么要给小孩子解释这种大人的情感问题?千手扉间有点死鱼眼。


“天好像要亮了。”千手扉间转移了话题。清晨的阳光已经露出了一缕,淡红的朝霞在天上游荡。


“这个废墟里居然还有生长的这么好的树林。”借着清晨的光,千手扉间看清了周围。他们还在废墟里,但是相比外面的颓废,废墟深处的树林却旺盛的生长着。


“不畏外面环境的恶劣,顽强的活出属于自己的生机,这片树林,真是太美了。”千手扉间由衷的赞叹。


“如果在这里造个水池,这里就是一片绿洲了。”镜突然来了兴趣,“老师,以后你要是退休了,我们就到这里来吧,把这里改造成绿洲,建上木屋,就跟历史书里记载的林中小屋一样。”


看着镜兴奋又充满希冀的样子,千手扉间怔了怔,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以后你还在,我们就回到这里吧。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