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天使 02(上)

末世AU,有异能有丧尸但没有大场面,养成年下,he,有bug是必然的

本章开始有一笔带过的斑扉,就不打tag了

01(上)  01(下)  02(上)  02(下) 03(上)  03(下)  04


天使在暗夜里飞翔,他霞色的眼眸闪烁着温柔的光。



千手扉间背着镜急速的在废墟里跳跃,身后紧跟着一堆低级丧尸,他的武器在救镜的时候落在了废墟的另一头,此时还要顾及背上的镜,一时分身乏术,若在平时,这些低级丧尸哪会活到追出几百里地的时候。

“镜,镜?”

本想让镜试试能不能动用他的异能吓退丧尸,却没得到镜的回应。千手扉间心里觉得不妙,刚才在废墟入口遇见镜时,并没有看见他受外伤,难道是身体内部受了伤?

千手扉间担心着镜,精神略一分神,猛然发现一只丧尸趁着他分神的时候高高跃起,锋利的爪子向他狠狠的抓去。

“砰”的一声,高速疾射的水刺和火矢双双射穿了丧尸的脑子,爆出了一蓬血花。

身后追赶的丧尸们突然纷纷停下了,它们狰狞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有的丧尸并不甘心就此放过面前的美味,试图继续进攻,但被同伴们阻止了。

丧尸们对着千手扉间嚎叫了几声,然后集体向相反的方向奔去,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千手扉间没有因为丧尸们的主动撤退而放下心,丧尸的反常举动让他更加高度紧张,能让只知道觅食的低级丧尸主动放弃眼中的美味,只有一个可能。

前面有比它们更厉害的存在。




时间回到昨天,自从镜在千手扉间面前展现了收放自如的异能控制力后,扉间便叮嘱了他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他有这么精妙的控制力,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镜一向都是听话的孩子,那之后过了很多天都相安无事,期间有别的人来试探,镜牢牢记着老师的嘱咐,将异能紧紧的掩藏。很快,试探的人对镜再也没有释放出火焰而感到失望,连宇智波的人也没看出什么头绪,大家只能一边感叹智力缺陷对异能也是有着很大影响一边散去。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小插曲也渐渐被人们放诸脑后了。

然而损坏了食物供应站的债还是要还的。在自家大哥殷切的目光里,千手扉间不得不放下了手头的各项研究,来到这个据说有大量丧尸聚集的废墟查探。

“那个废墟啊,据偶尔经过那里的感知力异能者说,丧尸的能量十分巨大,很有可能是聚集着上百只,这个废墟离木叶还有点近,我们必须防范一下。”千手柱间坐在办公室里捧着热茶笑呵呵的说。

大哥你的表情一点也不紧张好吗,哪里像是要去防范,说是去游乐一下还差不多。

千手扉间一边腹诽着兄长那永远乐天的态度,一边还是乖乖的来到了废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科研经费全在他手里呢。




初入废墟的时候,千手扉间几乎以为千手柱间的情报错了,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到处都是不知道留存了多少年的断壁残垣,连只动物都没看到,别说丧尸了。千手扉间本身也有感知异能,但他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巨大的能量。

他在废墟里晃荡了几天,最后得出结论:他大哥被驴了。

然后千手扉间回到废墟入口准备收工回木叶的时候,他看到了镜。

镜似乎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他一看见他的老师便高兴的对他挥手,黑曜石的眼眸闪烁着开心与快乐。千手扉间还未来得及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目光便越过镜的头顶,看见了在他身后不远处蓄势待发的丧尸。

矫健的水龙挟裹着长刀的劈斩以迅雷之势冲向了镜身后的丧尸,在斩杀了几个丧尸之后,长刀卡在了颅骨之中。看着闻到血腥味儿越聚越多的丧尸,千手扉间果断的放弃了武器,将镜抓到自己背上,施展了被誉为第一神速的脚力,向废墟深处奔去。




回想起之前的危机,和将要面临的危险,千手扉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着还是要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才能应付接下来的恶战。

“镜?”

背上的镜依然没有动静,千手扉间再也没法乐观,将镜放了下来。

镜被轻轻的放在平坦的石地上,他顺势靠上了背后斑驳的断壁,头低垂着,发出匀称而绵长的呼吸声。

镜睡着了。

体会到这个认知的千手扉间很难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如果现在睡着的是他大哥,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揍过去。

但现在坐在那儿的是镜,他只能无可奈何的把手放在镜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把那弯弯的卷毛,然后在镜身边坐下,认命的让镜躺在了他的大腿上,让他的学生睡的舒服一些。




夜幕已经降临,野外的昼夜温差很大,当星星出现在天空时,千手扉间已感觉到了秋日般的凉意。

但镜的身上却是温暖的,他静静的躺在千手扉间的腿上,传递出一片火热,驱散了扉间的寒意。

火系异能还真是取暖的好帮手啊,千手扉间这么想着。

银纱般的月光倾泻而下,落在了他们的身上,照亮了镜的睡颜。千手扉间沉默的看着这个在他身边待了八年的青年,时光让他成长,再也不是那个小小的孩子,但是他的心性永远定格在了那个纯真的时候。

“是我的错,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千手扉间的眉宇间有些哀伤,“你本来可以幸福的长大,拥有爱你的家人,可是却因为我全都失去了。”

“我知道外面的人在窃窃私语,在眼红嫉妒,人类最大的敌人永远不是丧尸,而是同类。”

“我不知道你还能在我这里待多久,希望那天永远不要到来。”

千手扉间轻轻的拍着镜,如同在镜小时候拍着他哄他入睡一样,绯红的眼瞳流露出一丝温柔,但又转瞬即逝。

千手柱间的情报没有错,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但是这股能量不是属于一群丧尸,而是一个。

他想他知道大哥为什么要他来这里探查了。




“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我真是高兴啊,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小心的把镜转移到地上,舒展了一下微微发麻的腿,冷漠的对站在他面前的人——不,对方已经不是人了——说道:

“原来你在这里,宇智波斑。”

在千手扉间对面高高的残柱上,站着一个颀长的男人,他背对着月光,把脸藏在了阴影里,但阴影中的一双散发出鲜红光芒的眼睛揭示了他的身份。

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人类了。

“八年前你从木叶逃走了,这么多年杳无踪迹,原来一直躲在这里。”

“托你和柱间的福,让我休养了这么多年。”宇智波斑好整以暇的抱着胸,微风吹动着他杂乱的长发,红色的眼睛流转着高傲和恨意。

“相隔这么久,我们又见面了,是不是该叙叙旧了。”

在熟睡的镜周围,慢慢出现了一层半透明的屏障,将镜整个包围起来,晶莹的细流在屏障中不断窜动,在月光下折射出溢彩的流光。

“那个小鬼,是你的搭档?”宇智波斑饶有兴趣的看着镜,“你不是一向自负于自己的能力,从来不与他人结伴行动的么,怎么现在转性了,还选了这么弱的小鬼。”

随后他轻轻“咦”了一声,“这小鬼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千手扉间凝水成刀,在空中舞出一串水花,“宇智波斑,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在今天了结吧。”

宇智波斑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大笑,他笑的肆意又痛快,仿佛看到了仇人的末路。

“千手扉间,一向讨厌宇智波的你,竟然跟一个宇智波的小鬼结伴出行,这叫什么?天道轮回吗?”

千手扉间细长的眼瞳急剧的收缩,巨大的水龙突然出现,张牙舞爪的向宇智波斑咬去。



镜在一阵强烈的震动中醒来,他感到浑身无力,身体似乎还没有从疲惫中解放。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出了木叶就开始感到疲累,找到老师后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真是太丢脸了。

对了,老师,老师在哪?镜感到了一股力量在不远处炸开,四溅的能量波连他这个初觉醒的人都能感受到。

老师在附近战斗,他有危险!

镜挣脱了疲劳对身体的束缚,想尽快赶到老师的身边,但他发现他出不去——他被老师的水光屏障保护着,无论他如何敲打,薄薄的屏障依然纹丝不动,一点裂痕都没有。

镜看到不远处他的老师正在与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战斗,呼啸的水龙与拔地而起的能量体撞击出凄厉的水花,火红的烈焰向老师卷去,意图将其噬为灰烬。

但凭空出现的水瀑犹如猛兽,狠狠的向烈焰撞去,水与火的交缠催生出大量的水蒸汽,白色的汽体如浓雾一般笼罩遮掩了激斗的两人。

待汽体散去,镜的心犹如被利器刺中,疼的他睁大了眼睛,拼命拍打着将他困在原地的保护网。

千手扉间的四肢被黑色的利刃穿透钉在焦灼的土地上,鲜血缓缓流开。那个危险而可怕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抓起他的白发,强迫他看着自己。

“千手扉间,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千手扉间静静的看着宇智波斑,红色的眼睛里毫无波澜,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可能会死。宇智波斑倒是笑了,他的手缓缓抬起,五指成刃,锋利的指爪跳跃着死亡之光。

“你跟我从来都不是一路人,竟然花了这么久才明白。”

利爪直直的刺向千手扉间的面门。

“再见了。”



燃烧的火矢如暴雨一般砸向了宇智波斑的头颅,他放开了千手扉间,避开了火之箭雨,抬头看向了打断了他复仇之路的人。

那个被千手扉间保护着的小鬼打破了水光屏障,带着鲜亮的火焰来到他的面前,挡在了千手扉间的前面。无数的星火漂浮在他四周,不断变换着形状,似乎在考虑用哪种武器将他杀死。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然后低低的笑了。

“你果然是……难怪看着熟悉。”宇智波斑脸色变得阴冷,“你既跟我同源,为何会跟千手扉间在一起。”

千手扉间努力的活动着四肢,想把身体从利刃下解放出来,他死死瞪着宇智波斑,眼里产生了焦灼之意。

“什么同源?”镜的声音清澈而冷静,带上了一丝疑问。

千手扉间开始大力挣扎起来,他的手胡乱抓着身下的泥土,想起身但被固定的爬不起来。

“宇智波斑,你住口!”

宇智波斑看着如此狼狈的千手扉间,心里闪过一丝快意。

“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你是一个宇智波吗。”



他一直隐瞒的事,还是被镜知道了。

千手扉间愤怒的瞪着宇智波斑,他不知道镜现在是什么表情,他的心里一片冰凉。

视线越来越模糊,千手扉间终于在失血过多造成的眩晕中昏睡过去。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