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天使 01(下)

末世AU,有异能有丧尸但没有大场面,养成年下,he,有bug是必然的

后面会有一笔带过的斑扉

01(上)  01(下)  02(上)  02(下) 03(上)  03(下)  04


千手扉间被千手柱间紧急呼叫到了议事厅。


一进门他就觉得气氛很不寻常,居然几大家族的首领都在,神色都很凝重。


他的大哥看见他进来,立马对他招手,示意他坐到他身边。


千手扉间一边入座一边快速思考着出了什么事,会让几大家族的首领如此兴师动众,难道丧尸潮要提前到来了?


“扉间。”他大哥先开口了,“你知道今天下午食物供应站发生了火灾吗?”


食物供应站发生了火灾?千手扉间想到了下午会去食物供应站领取物资的镜,他会不会有事?


“我不知道,镜他有去,他有遇到火灾吗?”


闻言众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最后千手柱间咳嗽了一声,组织了下语言,对他慢慢说道:“镜他没事……这个火灾……是他引起的。”


“什么意思?”千手扉间皱起了眉头,镜一向都是个很乖的孩子,怎么会引起火灾,难道……


没等他开口询问,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按捺不住了,吹胡子瞪眼的喊道:“你家那个小鬼,他竟然是个火系异能者!突然在供应站觉醒了异能,把我孙子给烧伤了!”


千手扉间微微睁大了眼睛,镜的异能居然觉醒了?


“还好火灾不大,就是烟看着吓人,毕竟那里都是食物嘛哈哈。”千手柱间默默的出来打圆场。


“千手扉间,这个孩子我记得智力有问题吧,他为什么会觉醒异能?你有教过他吗?”一个戴眼镜的女子问道。


“没有,智力缺陷者根本不可能学会提取精神力量的方法,我不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不是后天,那他……就是个天生的异能者。”


这句话出来,大家都安静了。能够一出生就拥有异能体质的人很少,多半都是家族遗传,而火系遗传家族木叶正好有一个——宇智波。


“他是我从别的地方带回来的,不会是宇智波族人。”千手扉间坚决的否认了这个可能性。“火系遗传家族并非只有宇智波。”


“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合理询问,毕竟宇智波现在在木叶的地位尴尬,我们要考虑的周全一点。”


斩杀了宇智波斑弟弟的自己如果养了一个宇智波家的残智孩子,会让事情变得更尴尬是吗?千手扉间嘲弄的想。


“关于镜的身世就到此为止吧,我相信扉间。”千手柱间一锤定音,“但是扉间,镜现在的智力水平没法控制他的力量,你作为他的监护人,必须担负起引导他的责任,不能再出现今天这种事了,食物很珍贵的。”


“抱歉,我知道了。”看来大哥已经计划好让自己多做点任务还债了,千手扉间觉得头疼。


“我还有个提议。”那个一直以冷静口吻说出让人烦躁话语的眼镜女子又开口了,“镜已经十八岁了,以往异能者孤儿在这个年纪都已经上战场了,他以前是普通人可以一直活在你的庇佑下,但现在他是个异能者了,必须肩负起跟其他异能者一样的责任。”


室内的空气突然变得湿润了,一条流水组成的套索突然凭空出现,如蛇一般缠上了女子的脖子。


“你想让心智如同小学生一样的刚觉醒异能者上战场?”千手扉间双手抱胸面无表情,“你是想让自己人死的快还是让他死的快?亦或是你先死在这儿?”


“扉间!”千手柱间有些惊讶,“把你的异能收起来!”


流水套索瞬间蒸发掉了,女子有些面色苍白,她没想到千手扉间竟然会为一个弱智孩子动怒。


“我会好好看着他,不让他再像今天一样异能暴走。”千手扉间冷冷的说,“但我不会教他任何战斗技巧,让他上战场,是一场灾难。”




镜不安的坐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他低着头,眼睛一直盯着地面,数着砖块的花纹,双手紧紧的揪着裤管,脸色惶恐。


自己刚才不知怎么突然觉得身上很热,然后空中就出现了四射的火星,点燃了易燃的食物,还有些落到了那群说着让他不喜欢的话的人身上,立马就燃起了火苗,痛的对方哇哇大叫。


警报响起后,马上就来了很多人,他们看着自己十分惊讶,有的人眼里还带着点嫌恶,他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这么看他,但他知道他闯祸了。


被老师知道了一定会被讨厌的,镜很害怕。


有人互相争执起来了,最后老师的另一个学生,叫猿飞的哥哥把他送回了家。


“别担心,老师正在为你的事跟那帮首领们交涉呢。”猿飞给了他一个安慰性的笑容,“不是你的错,别怕。”


但是因为自己的过失,老师要一个人应付许多责怪他的人,镜更加觉得自己错大了。



回到家后,镜默默的把小楼收拾了一遍,不会做饭就把能直接吃的东西摆在了桌上,然后静静的等待千手扉间回来。


应付完那帮首领,又被自己大哥拉到一边给他塞了几个蓄谋已久的任务,一直拖到夜晚快要降临千手扉间才被释放。一进门他就看见镜坐在沙发上,头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在打瞌睡。他轻轻的走过去,想跟平常一样把镜抱到卧室,但镜却被惊醒了。


“啊老师你回来了。”镜赶紧打起了精神,正襟危坐的看着扉间。扉间见他这幅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看到桌上摆的整整齐齐的食物,拿起一个苹果直接凝聚出一把锋利的水刀削出一个漂亮的形状,递给了镜。


“吃吧。”


镜咽了咽口水,然后摇了摇头。“这是给老师的,我不吃。”


“为什么?”


“我下午好像闯祸了……老师你也被骂了吧,对不起……”镜沮丧的低下了头,微曲的卷毛软软的搭在他的额头,跟主人一样垂头丧气。


千手扉间顺势坐在了他的对面,淡淡的问道:“你是怎么突然引发火灾的,还记得吗?”


“我听见有人说了一些我觉得很不舒服的话,心里很生气,但我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然后就觉得身体一阵发烫,就出现了好多火星……”


因为愤怒的感情而引发的觉醒吗?千手扉间不由得对让一向温和乖巧的镜发怒的缘由有了兴趣。他把几个水果一起放到榨汁机里榨成了果汁,给自己和镜各倒了一杯。


“他们说了什么?”


镜小口的啜着果汁,表情满足,“他们说老师喜欢我的脸才让我住在你家里的。”


千手扉间差点成为第一个被果汁呛死的水系异能者。


他止住了剧烈的咳嗽,在镜慌张的神情中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心里暗自盘算着要让那群混小子全都尝尝在陆地溺水的滋味。


“别听他们胡说,这不是什么好话,以后就当没听见。”


“哦……”镜似懂非懂,但他有些小失落,老师觉得那些人说的不是好话,那老师是不是并不喜欢自己的脸呢。


“老师,你不喜欢我的脸吗?”好学生不懂就问。


千手扉间差点二次呛死,他惊诧的看着镜,想着今天是怎么了,异能觉醒还带点亮噎人技能的吗。


“没有……不是,你为什么要跟女孩子一样纠结脸的问题?”


镜开心了,老师是喜欢他的脸的。“我只是想到老师可能不喜欢我的样子觉得很难过……我很喜欢老师的脸呢,在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坐在旁边的老师,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可真好看,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一样。后来看到那本讲创世之神的画本,我就一下子明白啦,那时的老师给我的感觉就是画本里的天使,一直守着我,治愈了我的生命。”


天使?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呢,千手扉间自嘲的笑笑。比起自己,镜才更像传说里的天使吧,善良纯真,永葆赤子之心,自己还是适合卑劣的死神这样的名号。


“镜,你下午,是觉醒了异能。”千手扉间决定还是告诉镜他发生了什么,镜遇到的恶意提醒了扉间,这个城市里对他和镜不怀好意的人不少。自己行事不留情面以及宇智波族长兄弟的事让很多人对他畏惧和不满,而镜一个孤儿只因为父母是他的救命恩人便享受了他八年的庇佑也让很多人眼红。现在镜又突然觉醒了异能,还是对付丧尸杀伤力最大的火系,估计会让人更加的滋生嫉恨吧。


“那就是异能吗?”镜有些疑惑,“感觉好奇妙。”


“你从现在开始,要学会控制它。”异能暴走的后果很严重,火系这种只为战斗而生的异能一旦暴走会加倍严重,千手扉间虽然并不想让镜上战场,但他不得不考虑城里的安全问题。


让他学会抑制就好,最好是能让异能沉睡,这样就不会总有人盯住他想把他送上战场,那不是他该去的地方。


“控制?”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老师你是想让这些火苗不要随便出现吗,没事的,下午是它们第一次出来,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但现在它们很听话。”


镜的手心突然出现了一簇鲜红的星火,慢慢分裂成了无数火苗,它们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绕着镜的四周飞舞,镜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献宝似的将手心里那点最亮的火焰递给了千手扉间。


“老师你看,跟你眼睛的颜色一样呢。”


千手扉间十分震惊,他已经做好了教导智力缺陷的镜用精神控制异能的长期准备,没想到还没轮到他教,镜自己就已经能控制他的异能,这就是天生与后天的区别吗?


“他们说老师的眼睛颜色跟外面的怪物一样很可怕,但老师的眼睛明明就跟我的火焰一样漂亮。”


镜的火焰是纯正透彻的红,火系异能者的火焰颜色代表了他们能力的高低,颜色越纯正能力越强。


一束火焰轻轻的落到了千手扉间的手掌,但并没有燃烧起来,一直缩成小小的一团,依偎在他的掌心,就像镜小时候一直缩在他的怀里入睡时一样。


千手扉间听见了自己艰涩的声音。


“镜……答应我,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展露你的火焰……谁也不要。”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