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时间的恋人 06 完

abo年下,本章有车,没有什么问题是开车不能解决的

01  02  03  04  05  06


“滴……滴……”


宽大的单人病房里,千手扉间守着他的小alpha,脸上满是疲惫与憔悴。


当他从昏天黑地的检修室里离开,想着终于可以回去睡个好觉顺便准备下可能到来的发情期时,他接到了宇智波镜重伤住院的消息。


“教授,那天的例行检查机器人感应到了时空跳跃装置存放库里居然有生命征状,入口管理机器人也汇报了只有您的alpha进入了存放库。我们迅速展开了紧急救援,但因为存放库只有您的ID卡才能进入,我们只好动用了热能武器强行破坏了存放库的大门。”


“进去后您的alpha躺在时空跳跃装置旁边,胸口中弹,昏迷不醒,幸好他的生命特征还很有力。您当时还在进行检修,我们只好擅自做主,将他送到了千手医院。”


“鉴于您的alpha的伤势来的离奇,我们把这次事件列为了特级恐怖袭击案,这是针对千手和您的一场……”


“别说了。”千手扉间的声音毫无温度,一旁对他进行汇报的管理官头上沁出汗珠,迅速的回想自己刚才是否有哪些地方说的不对让千手教授不高兴了。


“这不是恐怖袭击,也不是针对千手和我的阴谋,你们不要小题大做了,撤了吧。”


“可是……”


“我说撤了。”千手扉间表情冷冷的,管理官只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连忙点头,“是,这起只是普通的实验操作事故,我会叫人处理的。”


“还有,他叫宇智波镜,请你们记住他的名字,不要再用我的什么人来称呼他。”


管理官冷汗直流,连连称是,临走前他悄悄看了眼这个在流言里泡上了贵族omega一步登天的alpha,心里遗憾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病房里只剩下了千手扉间和昏迷不醒的宇智波镜,千手扉间看着与记忆里重合的脸,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悲伤。


“原来我小时候遇见的真的是你……”


“你当年倒在血泊里,被一团蓝光包围后就消失了,我以为你启动了空间传送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后来我怎么也找不到你。”


“这十几年来,我找到了无数个叫宇智波镜的人,但没有一个是你。大家都劝我放弃,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是不可能被千手家接受的,到最后,连大哥也劝我不要太执着。”


“我想再见到你,我开始研究时空跳跃,大家都觉得我是在妄想,但最后我成功了。”


“父亲一直催我结婚,他对我不想成为一个关在黄金笼子里的omega做了最大的让步,但在婚姻上相当顽固,逼我选择一个alpha,无论是谁都行,就算是平民,千手也可以让他变成贵族。然后我在alpha信息管理库里发现了你。”


千手扉间轻轻抚过宇智波镜的脸,眼神眷恋。


“你跟我记忆里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比我小了十八年,我从来不信鬼神,但这时我不可抑制的想到,你是他本人,还是他的轮回?”


“直觉告诉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去了你家,用一堆条件强行让你跟我结婚。但你并不记得我,你看我的眼神跟其他平民无异,充满了害怕和小心翼翼。我带你去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花园,做了你教我的甜羹,你还看到了那块怀表,可你都没有反应。我有些失望,你叫我不要忘记你,可你却忘了我。”


“但是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我相信你就是我找了十八年的人。我用了我所有的权力,把你送进了我的世界。我以为这是你想要的,没有哪个alpha会拒绝功名和权力,但是我错了。”


“我只想着把最好的都给你,用我的权力保护你,你看起来是那么的青涩和不谙世事,无法适应权力世界的尔虞我诈。但我却忽略了就算年纪小,你也是个alpha,自尊和好强是刻在骨子里的。我的好意让你成为了众矢之的,我对你的保护让你的自尊受挫,最终让你铤而走险,想回到过去改变一切。”


千手扉间看到手上的现场三维影像,时空跳跃装置设置的时间是他第一次去找宇智波镜的日子。


“没想到这才是我小时候会遇到你的原因。”千手扉间口中充满了苦涩。“你是个善良的人,走错了时间也没有想过通过改变我的未来而避开我,你鼓励了我,救了我,告诉我身为omega也可以走上不同的道路。而我却在挣脱出黄金笼子之后,给你也造了一座黄金鸟笼。”


“等你醒来,你还是会继续遇到以前的压力,我当年的举动实在太草率了,也许,现在就是我修正错误的时候。”


千手扉间微微前倾,吻上了宇智波镜的前额。


“快点醒来吧,你自由了……”




alpha的身体素质毕竟三大性别里最为优秀,子弹也幸运的没有直接击中心脏,靠着千手医院的高超医疗水平,没过多久,宇智波镜就清醒过来,因为年轻恢复的也快,在留院休养了一周后,便有人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住院期间,宇智波镜一直奇怪为什么他的omega没有来看他,问其他人都说千手教授去参加一个项目的调试了,分身乏术。镜微微有些失望但对自家omega的工作狂个性也表示了理解。


反正马上就是扉间的发情期了,到时候自己再跟他好好的沟通感♂情。


出院那天,宇智波镜心情很好,他解开了自己的心结,知道了并没有什么前任,然后自己的omega也做好了让他标记的准备,简直是完美。


等扉间回来,就跟他道歉,然后重新开始,自己也是从高等学院出来的精英alpha,怎么能不奋发图强一下呢。


当他开心的打开家门时,惊奇的发现有人在家。


“扉间你回来了!”


宇智波镜高兴的可以说是连蹦带跳的奔进了主屋,却在见到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人时戛然而止。


“哟,恭喜你出院啊小镜。”


面前的人不是扉间,而是他的大哥千手柱间。他似乎是刚从工作的官邸过来,还穿着白色的军服。此时他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喝着热茶,像极了赋闲在家的退休人士。


“……大哥……你怎么在我家?”宇智波镜有些奇怪,千手柱间平时不是很经常到他和扉间的家,因为扉间太忙经常不在,他们兄弟俩多半都是靠视频通讯来联络感情。


“我来帮扉间带点东西给你。”千手柱间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我先说明啊,你可千万不要激动啊。”


什么东西?宇智波镜狐疑的接过文件袋,打开之后,他的血液凝固了。


那是两份文件,一份是婚姻关系解除协议,在落款处有千手扉间的亲笔签名,另一份是一封推荐信,内容是千手扉间向千手柱间推荐宇智波镜去对方的军队。


“扉间说这座房子还有婚后的财产全都给你,你的贵族头衔在婚姻关系解除后是不能保留的,但可以保留对你的尊称。他向我写了你的推荐信,说你是一个正直优秀的alpha,推荐你到我的军队参军。如果你对以上的情况没有异议,可以在这份婚姻关系解除协议上签字了。参军的事我们可以明天再办。”千手柱间详尽的解释了协议的条款,然后等待宇智波镜的回应。


宇智波镜只觉得全身发冷,他低声问道:“他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一切都在变好,为什么自己的omega却要离开。


“扉间啊,他一直在找一个曾经救了他的alpha,找了好多年。突然有一天,他说找到了,还带人上门就直接把人拐回来了。我很少见他这样的,他一向冷静自律,除了当年不肯去omega学院,再没有做过出格的事,而这次居然这么强硬,说明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人吧。”


“但是那个被他带回来的alpha,却无法适应上层的生活,每天都活在被动之中,甚至还产生了穿越时空改变过去的想法,还弄得自己重伤,这让扉间很伤心。他觉得是他的错,如果没有强行把人绑在身边,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千手柱间语气平和,并没有埋怨镜的意思,只是将往事叙述出来。


“所以他就再一次的强行跟我解除婚姻吗。”宇智波镜的话语满含怒气,“为什么他不跟我说,为什么他总是单方面的以为对我好,我就这么不被他信任吗!”


千手柱间却是温和的看着他,“这些话你以前为何没有跟扉间说过呢?”


宇智波镜愣住了,他以前陷入了不甘的泥沼之中,这些话心里想过却不敢当面说出来,害怕扉间不高兴,害怕自己被扉间讨厌,害怕让两人走钢丝一般的关系更加如履薄冰。


“你们两个对彼此都太过于小心,以致从来都没有好好沟通的机会。相爱的人不应该如此,你们应该好好谈谈。”


“可是他不想见我了。”宇智波镜有些悲伤,“我在医院就没有见过他,他若不想见一个人,没有人能找到他。”


千手柱间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沉,“他不见你,你就去见他,所以我现在站在这儿。”


他狡黠的对宇智波镜眨眨眼,“扉间的发情期快来了,他回老宅去熬发情期去了,你进大门的权限被解除了,但你可以走走捷径,比如——翻墙。”




宇智波镜身手敏捷的从千手柱间提供的他翻墙逃家出门玩耍攻略里的薄弱处跃进了千手老宅的花园。


这个花园布局虽然产生了很大变化,但那架秋千依然还在。想起那个严肃又稚气的小少爷,宇智波镜不由得会心一笑。


随后他按照千手柱间给的路线图,一路避开了所有监控和警报装置,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千手扉间卧室的窗外。


三楼的房间还亮着灯,隐约有人影倒映在窗玻璃上。宇智波镜随手拈起一块石子,控制好力道不轻不重的打在了三楼玻璃上。


里面的人影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倾听外面的动静。


第二块石子敲响窗棱的时候,千手扉间终于打开了窗,然后他看见他的小alpha就站在窗下,对他一字一顿的做出口型。


扉间,我来接你回家。


千手扉间心里瞬间翻腾起许多的情绪,儿时的初见,少年时的萌芽,十八年的执着,婚后的小心翼翼与无言,他对这个人倾注了一生的感情,又怎么能轻易忘怀。


但是镜在他身边过得并不好,他不能把无形的压力强加于镜的身上,那对他不公平。


他对镜摇了摇头,你应该回去签了那份协议,而不是把岁月蹉跎在我的身上。


然后他目瞪口呆的看见宇智波镜以不逊色于某种灵长类的身手,敏捷的徒手爬上了三楼窗台,跟着向他扑来。


被自己的小alpha紧紧抱住扑倒在地的千手扉间,心里升起一股羞恼,是谁把军用攀爬器给了镜的!


护住自己的omega的后脑,抱着他在惯性的作用下滚了一圈,宇智波镜一边给关键时刻靠谱的大舅子点了个赞,一边撑起双臂,近距离的凝视着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你先听我说。”他一只手指轻点身下人的唇,温柔的注视着他的omega,“我很抱歉,我以前太不甘心,过于在意外界的非议,觉得阶级和年龄差距让我喘不过气,把你的关心当作了压力,做出了错事。”


镜停顿了一下,他轻轻的抚上扉间脸上的伤痕,“我抛下了你,妄想改变过去,却遇到了过去的你。然后我又一次的抛下了你,回到了现在。你带着对我的执念找了我十几年,而我却视你为陌生人对你畏惧害怕。时间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起因却是我的自私,对不起,扉间,对不起……”


千手扉间看着不停道歉的镜,心中的防线悄然崩塌,他对镜一向是心软的,他舍不得让他的小alpha难过。


“不用道歉……我没有怪你……”


“所以,婚姻解除协议,我是不会签的。”宇智波镜掏出了那张纸,当着千手扉间的面撕成了碎片。


“我以我全部的人生向你发誓,宇智波镜爱千手扉间,我会为你遮风挡雨,与你并肩作战,陪你度过余生,一直到人生的尽头,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在漫天如落雪般的碎屑里,宇智波镜吻上了他的omega,甜美的信息素悄然飘起,被另一股清新的信息素轻柔的包围,温柔又霸道的侵入。


千手扉间的发情期终于开始了。


我是车

如果打不开请尝试登陆微博,或者点击

http://wx3.sinaimg.cn/mw690/67ec344agy1fgv2utviudj20c84joqs1.jpg


三天后,在千手家的餐桌上,千手老爷子脸黑的可以滴水。他怒瞪大儿子,“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千手柱间心虚的假装给老婆孩子夹菜。然后他怒瞪宇智波镜,“干事都不知道关窗吗!”宇智波镜同样心虚,赶紧学着大舅子给自己的omega盛汤。最后他看向二儿子,也没法怒了,只能干巴巴的说“注意身体马上你就不是一个人了”,跟着把筷子一摔,回自己书房生闷气去了。


一周后,已经办了参军手续入伍的宇智波镜穿着干净利落的军装站在家门口与千手扉间告别。


“别担心,我会时常回来的。”白色的军服衬的他帅气逼人,微曲的卷毛依然调皮的跳跃,充满着朝气。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藏在心里。啊,我也是一样。”镜拉起扉间的手,对他温柔的微笑。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伴侣,无论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我一定会平平安安,你也会永远幸福。”未来的宇智波司令在他第一次入伍的时候,对他的伴侣许下了庄严的承诺。


时间让我们相遇,又让我们错过,最后我们因爱而团聚,再也不会分离。



评论(2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