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时间的恋人 05

abo设定,年龄差,年下,he,时空穿越老土梗

大概下章开个车就结束了,来撒一点狗血233

01  02  03  04  05  06


宇智波镜是被一声重物砸破玻璃的声音惊醒的。

他昨晚发现自己没地方去,但又不敢离开千手扉间所在的学校,于是发挥了他在alpha高等学院学会的东西,躲过了图书馆执勤人员的检查,绕过监控,潜入了图书馆的杂物间。

好在现在的季节温度不错,没让他经历饥寒交迫的感觉。他一闭眼就感受到了之前因为时空跳跃而爆发的疲倦,迅速的沉沉睡去。

他还做了个美梦,梦里他成为了宇智波长官,下班回到家他的omega为他准备了美味的晚餐,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跑过来叫他父亲求抱抱。

正当他满心喜悦的要抱起他的孩子时,一声重物砸破玻璃的巨响惊醒了他。


发生什么事了?宇智波镜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看到外面还是早晨七八点钟的样子,现在这个时候大部分学生应该在上课,除了快毕业的学生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反正权贵子弟深造的出路早就安排好了——图书馆现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进来的。

等出了杂物间,宇智波镜发现事情严重了,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有omega在图书馆发情了。

在这种时候发情的omega……镜的瞳孔陡然收缩。

千手扉间!

宇智波镜顾不上其他了,他迅速的分辨出味道的来源方向,展现了一个精英学院alpha的身手,如同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轻巧的顺着房柱和楼梯栏杆爬上了图书馆高层,刚一落地,就被浓郁的omega信息素冲击的差点站不起来。

贵宾阅览室的窗户玻璃被砸出了一个破洞,信息素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涌出,而窗外走廊上,一块怀表静静的躺在一地碎玻璃里。

那是千手扉间的怀表。

“你疯了吗!竟然打破了玻璃,你想引更多alpha过来干你吗!”里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吼声。

宇智波镜身体深处传来一阵汹涌的怒火和欲望。

有人在觊觎他的omega,还想强迫他,不可饶恕!

他的omega在发情,在渴望他的进入和标记,需要自己的回应。

两种激烈的感情如火山爆发而出的岩浆,滚烫热烈,宇智波镜在omega甜美的信息素的作用下,眼角发红,脸上开始染上情欲。他拼命保持着一点清明,扉间有危险,他要先救出他。


宇智波镜一脚踢飞了贵宾阅览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眦欲裂,千手扉间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双眼无神,明显是陷入了非正常方式引发的发情中。白皙的脸颊上有几道深深的流着血的抓痕,昭示着之前遭受过暴力。那个昨天被宇智波镜赶走的alpha正压在他的身上,撕扯着他的衣服,妄图趁机占有眼前的omega。

宇智波镜脑里的弦断了,他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在alpha惊恐的眼神里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这些养尊处优的学生根本敌不过受过正规训练的alpha。若是平日宇智波镜还会对这些纨绔子弟手下留情,但是alpha在面对争夺配偶时根本控制不住理智,镜丝毫不管对方是个比他弱小的alpha,狠狠的把这个敢染指他的omega的敌人揍得鲜血直流,直到昏死过去。

解决了这个人渣,宇智波镜体内的情欲开始翻滚,他抱起衣衫破碎的少年,想送他去保健室,但他的双腿一步也迈不开。千手扉间感觉到抱着他的是一个alpha,双手自动的攀上了对方的脖颈,头在对方的颈窝处不停的厮磨,然后将自己的脖子送到了宇智波镜的嘴边。

这是omega在发情期时都会做出的求欢举动,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是alpha,omega都会无意识的乞求对方亲吻自己,进入自己,最后标记自己,直到再也离不开这个alpha。

悲哀的本能。


宇智波镜被迷惑了,他听见了一个声音对他说道:

这是你的omega,占有他,标记他,给予他快乐,这是你的责任。


宇智波镜吻上了怀里的少年,千手扉间如同饮到甘泉的沙漠旅行者,主动的送上了自己的唇舌。两人津液交缠,吻的难分难舍,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原来omega发情时是如此的甘美,宇智波镜模模糊糊的想,可是不对,自己的omega不是要到下周才会发情么。

“镜……我的发情期可能会在下周,明天你去院里报个假吧……”

宇智波镜猛然清醒过来。

不行,他不能标记这里的扉间,omega一旦被标记,就再也离不开他的alpha,如果这种联系被切断,omega会精神抑郁痛不欲生直至死亡。若是标记了这里的扉间,那等他回去了扉间该怎么办?

我是要回去的……

宇智波镜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在见到了幼年和少年时的扉间后,他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想法。

我的omega,他是一个内心坚强的人,面对家族的压力和性别的不公,他没有被打倒,他承受了一切,用自己的实力去抗争,最后获得了他人的认可和敬畏。

而我自己呢,却因为地位的悬殊产生了自卑,没有想着如何努力改变现状,却想着靠改变过去来逃避,利用了他对我的信任,还抛下了他。

身为一个alpha却抛下了自己的omega,又怎么能做到保护他的承诺。

我要回去,要跟扉间道歉,然后重新开始,成为一个配得上他的alpha,以后对自己的孩子说,你的父亲曾经做过错事,不要学我,不要让你的伴侣难过。



宇智波镜紧紧咬着牙关,跟叫嚣而出的欲望做着斗争,他拍打着少年扉间的脸颊,在他的耳边呼唤,“扉间,扉间,你醒醒!”

然而千手扉间仅仅是恢复了几秒的清醒,对着他说了句“是你……”就又沉浸在了情欲之中。

从来没有哪个omega能够抵抗住发情期,发情时他们就是陷入原始本能的魅魔,引诱着每一个alpha,不管他们是否自愿。不想被标记的omega要么吃药抑制要么躲在没人的地方自己熬过去,不管哪一种,都会造成痛苦。

宇智波镜抱着千手扉间的双手在颤抖,他感觉自己快要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浑身的细胞都在嘶喊着标记这个omega,而怀里的人还在不自觉的在他身上乱蹭,更是加深了他的欲望。

突然,宇智波镜拿出最大的毅力,抱着千手扉间走到打破的窗边,用力掰下一块龟裂的玻璃,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的一划。

血腥味顿时弥漫,因着疼痛宇智波镜清醒了不少,他扔掉沾血的碎玻璃,抱着千手扉间就冲向了保健室,一路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在保健室的老师给千手扉间注射了暂时性的抑制剂后,宇智波镜才瘫坐在了病床上,他感谢了老师的好意,自己草草包扎了一下流血的手臂,便留在保健室守着千手扉间。

千手家的人来的很快,千手柱间亲自带人接走了他的弟弟,还顺便收拾了现场。本来千手柱间想亲自动手让胆敢打他弟弟主意的人饱尝一顿老拳,但看到那人的惨状时,一边给动手的勇士点了个赞,一边遗憾怎么没把人打死,最后只能叫对方家人过来把人领回去。

等那人伤好了就再打他一顿吧,温和敦厚的千手继承人这么想着。


宇智波镜在知道千手来人后就躲了起来,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在身为宇智波未来族长好友的千手柱间面前太容易露馅。他只在暗处看着他的omega终于彻底安全了才放下了心。

时空漩涡还没有出现,宇智波镜只能继续留在学校等待着回去的时机。他不担心千手扉间会被家族关起来,未来表明他的omega并没有被送进omega学院,他只担心他恢复怎样,还有脸上的伤……想起第一次见到千手扉间时他脸上的疤痕,心里就后悔怎么没把那人渣打死。




宇智波镜在学校里晃荡了三天。三天后,千手扉间又回到了学校。

“你是特意回来找我的?”宇智波镜有些奇怪的问道。

度过了人生第一次发情期后,千手扉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omega,他身上淡淡的信息素萦绕在他周围,一路惹得无数alpha驻足。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千手扉间将宇智波镜带到了比较偏远的树林。

“我知道你一定还在学校。”千手扉间表情虽然还是淡淡的,但比之前有了温度。“我是来道谢的,那天是你救了我。”

宇智波镜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是你大哥的怀表救了你,如果不是被怀表打破玻璃的声音惊醒,我还在睡觉。”

千手扉间浅浅的笑了,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块怀表,他想起了在医院度过发情期后,大哥对他说的话。

“我送的怀表果然有用吧~以后你也要天天带着啊~”

“现场有一块沾了血的玻璃,那血不是那个混蛋的,而且那混蛋明显被揍的没有反抗机会,我猜测这是那个救了你的alpha为了保持清醒不对你做出禽兽的事故意刺伤了自己。”

“我问过斑了,他们家没有派过人来保护你,也查不到家族里有这个人,只有一个人跟这血液的DNA匹配度高,但那人早已结婚,妻子快要生了,相貌也不是你说的那样。”

“这个人来路不明,虽然他救了你,但也不要过度接触他,我和父亲都不希望你被骗。”

“你不想去omega学院就不去吧,父亲那边我来说,我的弟弟这么优秀,怎么能去跟一群娇弱的omega学插花。”


虽然大哥委婉告诫了自己,但自己明白那个宇智波绝对不是别有用心的人,他鼓励了自己,救了自己,还为了不标记自己而自伤,这不是一个别有用心的人能做到的。

他还隐约记得那天与他接吻的感觉,他们是如此的契合,就像是一对本来就该在一起的恋人。

他悄悄的在大哥送他的怀表上用小刀刻上了一个宇智波家徽的图案,他竟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用团扇来代表他。怀表是放在心口的,他也会把这个宇智波永远放在心上,等到下次见到他,就把这个怀表送给他吧。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千手扉间问着宇智波镜,但视线却分散四处,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他。

自己的omega这是害羞了吗?宇智波镜有些愉悦。

“我叫宇智波……”


“砰——!”


一声枪响,宇智波镜感到胸前一热,他低头一看,胸前的衣服逐渐染上了血迹,并开始扩散开来。

在他的身后,被听到枪声赶来的千手家保镖擒住的那个人渣alpha扭曲着脸,表情快意。

“你害我失去了家族里的一切,下地狱去吧!”

宇智波镜感到一阵眩晕,他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呢。

再过几个小时,这个时间线的我就要诞生了吧,同一个人不能出现在同一个时间线吗……

身上蓝光开始亮起,自己这是要回去了?还是又跳跃到别的时间?

宇智波镜看到他的omega震惊的扶住了他下坠的身体,大声的喊着他的姓,红水晶一般的眼瞳里蓄满了泪水。

不要哭,我不会死的,十八年后,你会再遇到我,到时候,还请你多多忍耐那个不成熟的我,等我回去,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镜……”他努力睁开双眼,“我叫宇智波镜……”

“千手扉间……不要忘了我……”

不要忘了我。

在未来的某一时刻,我们会再次相遇。

你是我的omega,我是你的小alpha,时间让我们相遇,又让我们错过,但最后我们一定会团聚的。


——————————————————
做柳下惠难,做alpha里的柳下惠更难233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