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时间的恋人 03

abo设定,年龄差,年下,时空穿越老土梗,he

本章大概比较可爱(?)

01  02  03  04  05  06


第二天,宇智波镜还是去研究院里报了假,在总务处工作人员难以置信的眼光里获得了为期一周的假期。

恐怕今天这个消息就要传遍研究院吧,等到晚上估计自己岳父就要打电话过来慰问了,天知道老爷子想外孙想多久了。

宇智波镜径直去了空间装置安放库,他在闪烁着“检修中”几个红色大字的空间跳跃仪存放库前停了下来。

“宇智波先生,千手教授还在里面检修,预计还有30个小时。”甜美的机械女声响起,仿真的女性机器人扫描出了他的身份,热情的为他介绍里面的情况。

还有30小时……他一夜没睡吗?宇智波镜有些担心。

但他担心也没办法,检修一旦开始不到修复结束是不会开门的。宇智波镜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扇隔离了他和千手扉间的金属门,转身走向了另一道门。

“宇智波先生,那边是时空跳跃装置存放库,没有千手教授的ID卡是不能进去的。”女性机器人好心的提醒。

很可惜,宇智波镜身上就有一张千手扉间的ID卡,那是千手扉间给予他的alpha的特权。

“如果你想来找我,这张卡可以让你畅通无阻。”

研究院对每个人的权限都有严格的规定,但拦不住千手扉间绕着弯子给他的alpha开绿灯,整个研究院都是千手家的,千手的少爷给自己的伴侣送一张ID卡又算什么呢。

宇智波镜顺利的进入了时空跳跃装置存放库,他看着眼前闪烁着点点红光的冰冷仪器,心里漾起了异样的感觉。

装置已经可以试用,那说明已经实现了时空跳跃,只是稳定性和准确性还需要进一步调试。

不愧是千手扉间,居然能做出这种堪称黑科技的东西,宇智波镜对自己的omega感慨万千。

千手扉间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人,他做到了一个omega能做到的极致,学术成绩斐然,社会地位高,魄力不输alpha,从不理社会对omega的条条框框,诚然有家世背景的原因,但他自身也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他在生活里也是一个会注意细节的人,他会照顾镜的情绪,会维护自己的alpha,会抚慰镜的不安,还有,他做饭很好吃。

但是,他用自己的所有权力把宇智波镜送进了他的圈子,却是把镜放在了风口浪尖,宇智波镜承受着所有的外在的和自己的omega长期在家庭中处于强势的压力,就连标记自己的omega都要经过对方允许,这让他身为alpha的自尊有些受伤。

明明应该是由他来照顾自己的omega的,却在对方的阶级和比自己多出的十几年人生经验里败下阵来。

还有那自己无法参与的过去……想起那躺在书桌抽屉里刻有宇智波家徽的怀表,宇智波镜的眼神暗了暗,自己的omega选择自己是真的喜欢还是出于别的考虑?



我是不是后悔了?宇智波镜问自己。


我只是有些不甘心,我不怕面对风雨,但我不想做一个被自己的omega保护的雏鸟。


我想在自己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遇见他。


怀着复杂的心情,宇智波镜启动了时空跳跃装置。


请让我回到第一次与千手扉间见面的时候。


一阵蓝光亮起,宇智波镜消失在了幽光之中。






宇智波镜对于现在的环境有点迷茫,他环顾四周,自己是在哪?

眼前是一片精致的仿古花园,和风的建筑连绵成片,看着有些眼熟。宇智波镜想起来,这不是千手家的花园吗?

在为数不多的几次跟千手扉间回老宅的日子里,千手扉间一定会带他到花园里散步,自己面对老爷子的局促不安他都看在眼里,在千手柱间引开老爷子的注意力后,千手扉间就会把他带去花园,让他得以喘息。

但这里的花园布局跟他见到的很不一样,以致他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宇智波镜开始思考,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以及待会要是被千手家发现了自己这个入侵者该怎么办。

连接花园的一个建筑宇智波镜记得那是用来举办宴会的大厅,现在里面人声鼎沸,各种人影不断晃动,还有端着食物和酒水的仆人不停穿梭其中,宇智波镜肯定,现在这个大厅里正在举行着他最不适应的上流宴会。

这是个好机会,宇智波镜暗叫lucky,千手家在开宴会,那对后花园的警戒应该不会太严,自己一时半会还不会被发现,他可以想办法离开。

正在他思考逃走路线之际,背后传来了一个严厉又稚嫩的声音。

“你是谁?”

宇智波镜僵硬的转过头,惊奇的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约摸八九岁的小孩子,穿着一身儿童版的小西装,还扎着小领结,白色的短发红色的眼睛,脸色十分严肃,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但是略带婴儿肥的小脸又削弱了他的严肃表情,看起来像一个装大人的小可爱。

“你不是今天来的客人,你到底是谁,不然我要叫守卫了。”

宇智波镜被小孩子努力装大人的样子萌到了,他看着眼前的小少爷,越看越觉得眼熟,心里升起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千手扉间……?”

小少爷眼睛一瞪,对他更警惕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守卫……”

宇智波镜冲上去把他的嘴巴捂住,一把将小千手扉间抱起,奔到了花园深处的秋千旁。

千手扉间拼命的挣扎,最后使劲咬了宇智波镜的手一口,疼的他放开了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宇智波镜心里泪流满面,时空跳跃装置怎么把他送回了千手扉间还是个团子的时候,准确性也太歪了。

看着眼前一脸气鼓鼓的正太,宇智波镜的卷毛又蔫了。自己是想等做出一番事业后再跟千手扉间谈恋爱,可没有恋童的癖好啊!就算是想缩短年龄差距,可这回溯的也太多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绑架吗?你是怎么过了我家的安检和监控进来的!”

自己的omega小时候居然这么多话吗……宇智波镜想起以后少言寡语的omega,不由得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抱歉啊小少爷,我不是坏人。”宇智波镜展露了被人称为乖宝宝的笑容,对扉间团子说道。

千手扉间明显不信,但看眼前这个长得还蛮好看的叔叔(?)把他抱到这里后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也没有呼叫同伙,便半信半疑的说:“那你是谁?”

“呃……我是今天的客人,只是迷路了……”宇智波镜看着对面的正太又瞪起了跟兔子一样的红眼睛,连忙补充道:“我真的是客人,我姓宇智波,跟着……”他仔细想了想,好像现在宇智波家掌权的是宇智波田岛,“跟着田岛大人来的,只是个不起眼的随从罢了,所以小少爷你不认识我。”

千手扉间撇了撇嘴,有些不爽的说:“原来又是一个宇智波。”

自己的omega这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不喜欢宇智波吗?可是他后来先跟宇智波泉奈交往又跟自己结婚看不出来他讨厌啊。

“你不好好跟着你家族长,跑花园里来干什么。”千手小少爷开始审问。

“我出来透透气,里面那场合我不大喜欢……”宇智波镜说的是实话,他确实不喜欢这种社交宴会。

“你也这么觉得?”千手小少爷微微有些诧异,“大哥也不喜欢,今天是他的生日宴和分化后的成人礼,他作为主角却不知跑哪去了,我到处找都没找到,肯定又跟那个宇智波斑出去玩了。”说到最后,小少爷有些咬牙切齿。

原来那个温和敦厚的千手柱间小时候这么脱线,宇智波镜觉得头上流了一滴冷汗。

“唔……柱间少爷年纪还小,贪玩也是正常的……”

“他已经是一个alpha了,将来是要做族长的,怎么还能贪玩呢。”小少爷严厉的说。

宇智波镜有点要眼神死了,自己的omega从小就是这么严厉吗,这是怎样的教育会把一个孩子教成这样。

“扉间少爷,无论将来会怎样,现在柱间少爷也只是个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小alpha而已,你们都还小,不要太严肃了。”宇智波镜开始循循善诱,想把自己的omega引回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认知上来。

千手扉间突然不吭声了,在宇智波镜觉得奇怪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千手扉间有些低落的开了口。

“你们都觉得我太严肃吗?”

宇智波镜愣住了,他想起后来的千手扉间,不苟言笑,理智冷静,做事如同精密的仪器,对别人要求严格对自己更严格。原来他也是在意他人的看法的吗。

可是他的omega,纵然对人严厉,但也是有温情的,他们结婚了多久,千手扉间就照顾了他多久,虽然这种照顾并不是他想要的,可也证明了千手扉间并不是外界所认为的冰冷严肃之人。

“我知道你们都在说什么,千手家的长子神经大条还爱哭,次子少年老成严肃自律爱说教,一点也不可爱。”千手小少爷自顾自的开始数落,“其实我知道大哥今天为什么跑了,他没有出去玩,他是不能接受弟弟死了没多久父亲就大肆操办他的生日宴和成人礼,所以他玩失踪了。”

宇智波镜有些吃惊,原来千手扉间还有弟弟,这个他从没跟镜说过,想必是那孩子死的太早属于夭折,就没隆重安葬。

“大哥那天哭的很惨,然后他被父亲骂了,说他身为继承人不可以哭的像个柔弱的omega一样,说我比他像样。大哥坚决不同意在弟弟死后还没过一个月就举办他的生日宴,我去劝他的时候他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似乎在说我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千手家的小少爷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神情有些难过。

“我也很伤心啊,但是这外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千手,本家的长子都分化成alpha那么久了,还不为他举行成人礼正式确立他的继承权,会有多少势力蠢蠢欲动?父亲和我都很难过,但千手的地位更重要,大哥他还是太天真了。”

小小的扉间落寞的低着头,脚尖无意识的碾着地上的花砖,一阵温风吹过,旁边的秋千轻轻的晃动,带起一点轻微的“吱呀”声。

宇智波镜将手轻轻的放在了表情有些受伤的小少爷的头发上,如同婚礼那天他的omega对他做的那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别难过,你的哥哥是个好人,他现在一时迷茫,以后会理解你的。”千手柱间是权贵圈子里为数不多对他态度和善的人,位高权重却毫无架子,一直为他的弟弟保驾护航,才让千手扉间在事业和婚姻上有了最大的自主权。

千手扉间没有拒绝他这无礼的举动,他抬起头注视着宇智波镜,有些迷惑的说:“真奇怪,我居然跟你这个宇智波说这些。”

那是因为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宇智波,宇智波镜心里小小的吐了个槽。



空气中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叫声,千手小少爷白皙的小脸浮现了两朵红云,不自在的摸着肚子。

“你饿了吗?”宇智波镜有些好笑,再早熟也是个孩子啊。

“……里面的东西都不好吃……”千手扉间轻咳一声。

宇智波镜灵机一动,“你带我去厨房,我给你做好吃的怎么样?”



“你们宇智波还真是爱甜食……”高冷的扉间小少爷有点扭曲的看着宇智波镜端出来的一碗甜羹,脑内天人交战,最终看在宇智波镜笑的如沐春风的份上,勉强尝了一口。

“好吃吗?”宇智波镜看见小少爷的表情从勉强变成了惊艳,他有点小得意。那天自己的omega露了一手厨艺让他震惊了一把,现在他也能让自己的omega惊艳了。

“是挺好吃的……”小少爷也不避讳自己的真实感受,“家里都喜欢吃咸的,偶尔吃点甜的也不错……你把怎么做的告诉我吧,以后我让家里厨子做。”

宇智波镜愉快的把甜羹的做法详尽的教给了他的omega,突然想起自己这是赶在宇智波泉奈之前把甜羹教给了千手扉间吧,心里忍不住暗爽了起来。

“这做法很简单的,以后你自己也可以做。”作为身为不进厨房的alpha唯一会做的食物,宇智波镜相信以千手扉间的聪明才智现在就能学会。

“我为什么要学这个?”千手扉间一脸疑惑,“下厨不是omega要学的吗?”

宇智波镜一时语塞,他知道以后千手扉间会分化成一个omega,但现在的千手小少爷明显坚信自己会成为一个alpha。

诚然,以千手扉间的能力如果能成为一个alpha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可惜造化弄人,他的期待在他成为omega的那天起就被粉碎了。

“以后你会很忙很忙,忙起来时可不会让你随身带着厨子。”想起那天餐桌前闪过一丝笑意的omega,宇智波镜也笑了起来,“学会下厨没什么坏处,可以拯救你的肚子,也可以让你以后的伴侣惊艳,让他觉得哇!你居然这么厉害,还会做饭。”

千手小少爷绷着一张小脸严肃的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宇智波说的有几分道理,“你说的我大概明白了,我会考虑的。”

宇智波镜一边想着自己的omega以后穿着围裙洗手做羹汤的样子,一边对着现在还是团子的千手扉间露出迷样的笑容。千手小少爷被看的有点毛毛的,不自然的说:“我要回宴会厅了。”说完转身向大厅走去。

自己的omega小时候还真是可爱,宇智波镜托腮微笑着看着团子的背影。突然一阵蓝光闪烁,宇智波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拖入了时空的漩涡。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走到门口的千手小少爷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问这个陪自己聊天的宇智波叫什么,转身却看见椅子上空空如也。

他走了吗?千手扉间感到了失落。

评论(12)

热度(66)